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章 秦豹

    “三叔三叔……”

    秦豹一脸急切冲入小镇医馆,满脸悲痛跪在已经失去了生命的长辈床前。

    这位满脸落腮胡体型高大健壮,比起周围普通人足足高上一头的三十左右大汉满眼通红泪水喷涌而出。

    雷虎站在门口神色暗淡,不知该如何安慰这位骤失亲人的中年汉子。

    眼前这位正是收留他的秦叔侄子,据说在禅城打拼,就是不知到底做些什么,秦叔活着时并没有跟他说过这些,好象有些忌讳一般。

    没错,收留他的秦叔伤势太过沉重,没有醒来直接就去了。

    半个时辰后……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我三叔怎么突然就去了!”

    医馆正堂,秦叔侄子秦豹大马金刀端坐在椅子上,满脸阴霾沉声发问,看他通红发肿的眼圈显然之前伤心得厉害。

    好不容易收了悲伤情绪,语气中杀气森森显然在赶来路上,已经知晓了一些情况,对于三叔的突然离去还有疑惑。

    “豹哥,是这样的……”

    林沙直接开口,将秦叔的遭遇简单说道清楚,最后愤愤道;“回去后,定不会饶了秦信这混蛋!”

    “秦信!”

    秦豹没有理会雷虎的尊称,此时心头愤恨双眼布满血丝,看起来狰狞可怖,身上透出股股凶煞之气叫人心惊。

    这厮杀过人!

    感受到来自秦豹身上的强大压迫,雷虎心头一凛不着痕迹扫了这厮一眼,对其身份十分好奇。

    穿越前混过社会,也遇到过身犯命案的通缉犯,他们身上带着一股掩饰不住的煞气,一旦发狠相当吓人。

    “豹哥,先让秦叔入土为安吧!”

    雷虎沉声道;“至于其它的事情,等把秦叔的后事安排好后,再做计较不迟!”

    “也好!”

    秦豹微微一愣,淡淡扫了雷虎一眼,沉吟片刻收敛眉宇间的煞气,点了点头没有出口反对。

    计议已定,雷虎和秦豹小心翼翼将秦叔放入刚买好的薄木棺材里,然后一前一后抬着棺材直接返回村子。

    回到村子,没有遭遇想象中的暴风骤雨,相熟的村人主动上门帮忙操持丧礼,秦叔家破旧的小院子笼罩在悲伤的气氛中。

    不管什么时候,红白喜事都是极耗心神力气的活计,秦叔无儿无女,只有收留的雷虎和侄子秦豹出面主持丧事,忙忙碌碌几乎跑散了一身骨架,终于熬过了头七将棺材入土安葬。

    拖着一身疲惫返回村里,不料村长已经带着几位青壮村民在家里等候多时。

    嘿,终于还是来了!

    雷虎和秦豹互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冰冷凶光,这些时日忙碌秦叔的丧事,村长一家都避得远远的,他俩还没主动过去寻晦气呢,没想到秦叔刚刚安葬这老家伙便迫不及待跳了出来,真是不知死活。

    “你们回来了,有个事情跟你们说道清楚!”

    村长身边带着的都是有亲戚关系的同族,仗着人多势众见到雷虎两人底气十足,断然开口:“秦三去了又无儿无女,名下的房产和田产必须交回族里,这事没得商量!”

    砰!

    回答他的是带着风声的哭丧棒,从村长耳边旋飞而过,狠狠砸在墙上发出一声闷响。

    “滚,有我在谁也别想动三叔的家财田亩!”

    秦豹犹如受伤野兽,双眼通红怒吼咆哮,看向村长等人的目光十分不善,大有一言不合便直接出手的架势。

    “混帐!”

    村长突然惊醒,从刚才差点被哭丧棒扫中的惊惧中回神,眼中怒火熊熊厉声大喝:“不尊长辈,秦豹你想要除族么?”

    此言一出,满心怒火的秦豹身子一僵,身上的气势陡然降了三分,显然村长的威胁对其威慑力十足。

    在这个宗族礼法还没彻底崩溃的时期,除族对于族人的威慑极大,谁也不愿成为没了宗族的浪人,更不想死后变成孤魂野鬼!

    跟在村长身边的几位青壮族人,也满脸不善慢慢围了过来。

    “都给老子站住别动,否则别怪老子下手狠辣!”

    雷虎猛然冲出,飞起一脚将最前的一位青壮踹飞,一把抄起地上的厚实板凳满脸狰狞怒吼咆哮:“就你们几个废物点心也敢撒野,老子废了你们!”

    说着,扬起板凳就朝离得最近的青壮脑袋砸去。

    村长和身边青壮全都惊呆了,他们没想到秦豹和雷虎如此暴虐,一言不合就下狠手,被攻击的青壮眼见带着尖刺毛茬的板凳朝着脑袋呼啸而至,吓了一跳连忙闪避。

    板凳没有停歇之意,带着凌厉霸道的呼啸风声,匡当一声巨响将身前早已残破的三腿木桌砸成破碎木条。

    “你你你,你们想干什么,杀人么?”

    村长被雷虎表现出来的凶悍惊住,一脸惊魂未定哆嗦着开口。

    “滚滚滚,这里不欢迎你们,都给我滚!”

    雷虎可不管这些,挥舞板凳状似疯魔,将村长还有一干青壮像赶鸭子一般赶了出去。

    呼……

    等把人赶走,雷虎突然长出口气,随手将手上板凳扔到地上,回头跟秦豹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庆幸。

    两人没有理会满地狼籍直接说开了,雷虎凝声道;“村里不能待了,咱们必须尽快离开,不然等村长他们反应过来,咱们想走都走不了啦!”

    “你要是没地方去,就先跟着我到禅城混吧!”

    秦豹苦笑道;“幸好村长在族里的威望不够,抢夺三叔家产的事又上不得台面,不然他要是带足了人手过来,刚才咱们就只有夺路而逃的份了!”

    雷虎目光一闪,回头望了望满目狼籍的院子,闷声道:“秦叔家的屋子,还有那几亩薄田怎么办,总不能叫村长给夺了去吧?”

    “阿虎放心!”

    秦豹连连冷笑,自信道;“咱们先离开村子,到了禅城后自会请衙门里的小吏帮忙处理,不过就是要被刮几层油罢了!”

    默然点了点头,雷虎没有多说什么,毕竟秦豹才是秦叔的血脉亲人,不管如何处理秦叔留下的家财,都没有他这个外人置喙的余地。

    既然做了离村的决定,未免夜长梦多出了意外,两人一刻都不敢耽搁随意收拾了一点细软衣物和干粮,趁着天色还没全部暗下的当口,急匆匆离开了村子……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77634589990 广告咨询:duhuluwa@163.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Copyright 2015-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uhulu.com
蜀ICP备09009645号-3 公安局备案号36060202000888
手机扫一扫访问-毒葫芦网-版权所有
{to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