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章 冲突

    只见一位三十来岁,浑身流里流气一看不是啥好鸟的瘦竹竿,正满脸得意从秦叔家出来,手里拿着竹条驱赶一头足有两百来斤的大肥猪!

    另一只手还提着一只老母鸡,一脸喜笑颜开叫人见了分外不喜。

    雷虎双眼瞬间充血,气势汹汹狂奔而去,口中怒吼:“秦信你个王八蛋,害了秦叔不说竟然还敢入室盗窃,老子打死你个混蛋!”

    他的身体相当健康甚至说得上健壮,几个跨步便冲到秦信跟前,一记凌厉勾拳轰在其面门上,顿时秦信脸上鲜血飞溅整个被吃喝嫖赌掏空的身子横飞了出去,重重砸落在地没了动静。

    手中拿着的老母鸡尖叫飞走,被驱赶的大肥猪也受惊慌忙乱窜,雷虎顾不得继续折腾昏死过去的秦信,急忙将受惊的老母鸡赶回院子,又将跑出老远的大肥猪逼回了猪圈。

    “阿虎你做什么,下手也太狠了吧?”

    这么大动静,自然引起村人关注,见到秦信满脸是血倒在地上生死不明,吓了一跳急忙将其父村长喊了来,乱烘烘围在昏死过去的秦信跟前好不慌乱。

    见到雷虎出来,村长顿时勃然大怒满脸愤恨,挥手就叫周围村人将雷虎围住。

    “怎么,你们还想动手不成?”

    雷虎满脸凶狠紧握双拳,一双怒眼几欲喷火,怒瞪围上来的几位村人,冲着村长连连怒笑:“你个老家伙生子不教祸害旁人,秦叔被你那混蛋大儿子在后山路上设下的陷阱重伤,到现在都昏迷不醒!”

    说到这里,满脸愤怒连声咆哮:“可你那儿子秦信连畜生都不如,竟然跑来秦叔家盗窃老母鸡和栏里的肥猪,那可是准备用来换救命钱用的,别说我还没打死你那畜生儿子,就是打死了也活该!”

    一番咆哮怒吼,将心中不爽和愤怒全部发泄出来,没有理会被喷得晕头转向,满脸尴尬不知如何是好的村长,雷虎一把拉住其中一位相熟村人,拜托道;“朱哥帮忙将秦叔家的大肥猪卖了换钱,立刻送到镇上郎中那里好不好?”

    “好好好,我这就去办!”

    被拜托的朱哥连连点头,救人要紧哪管得了其它,再说他早就对专门祸害村人的秦信不满了,眼见这厮被雷虎揍得不轻心中好是畅快,加上人命关天哪敢怠慢,点了点头连声保证。

    “那成,我先去镇上看秦叔的治疗情况,你把肥猪换了钱快点赶来汇合!”

    说着,雷虎握紧了手中小块碎银,蛮横推开拦在路上的村人,拔腿飞奔眨眼功夫就消失在村头。

    ……

    “郎中,秦叔情况如何了?”

    一口气狂奔十里,以雷虎的身体素质都不由满头大汗连连喘气,进了医馆急忙拉住同样满头大汗的郎中追问。

    “情况不是很好!”

    郎中叹了口气,沉声道;“外面的伤势老夫用了禅城宝芝林的药膏,已经稳定下来了,问题是病人的五脏六腑伤得不轻,内里有出血症状,要是迟迟不见好转的话,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说着,摇了摇头重新返回血气弥漫的内室,没有理会一脸震惊,失魂落魄的雷虎。

    怎么会这样?

    雷虎的心情相当糟糕,没想到秦叔的伤势竟然如此沉重,心中对秦信那混蛋的愤怒更甚,过了许久才慢慢平复心绪,先去内室看了看依旧昏迷不醒的秦叔,然后拉住帮忙看护的李三,沉声问道:“李三叔,秦叔还有直系亲属么?”

    “有的,秦三还有一个亲侄子,在禅城那边讨生活……”

    李三脸色沉重,显然也知晓秦三的情况不是很好,听雷虎的口气是在准备秦三的后事啊。

    “李三叔,拜托您一件事成不,立刻赶去禅城告之秦叔侄子赶紧回来,秦叔怕是……不成了!”

    雷虎神色暗淡,强忍心头悲痛沙哑着嗓子道。

    “好,我这就过去!”

    李三没有二话,听了雷虎的请求转身就出了医馆,这里距离禅城不过二三十里,脚程快的话一个多时辰就能赶到,倒也算不得什么麻烦事。

    目送李三飞奔而走,消失在镇子通往禅城的道路尽头,雷虎满脸阴郁坐在医馆大堂等候,希望秦叔能够清醒过来,就算交代好后事也成,只是看情况不容乐观啊。

    不久,被托付帮忙售卖秦叔家肥猪的朱哥,气喘吁吁赶了过来,先将手中的碎银交给雷虎,接着又去内室看望昏迷不醒的秦叔,满脸沉重出来走到雷虎跟前,咬咬牙涩声道;“本来不想说的,只是眼下秦三的情况不妙,这事你还是提前知晓,心中有个数为妙!”

    “什么事?”

    雷虎心头一沉,知晓估计又发生了叫人不愉快的事情,胸口一道怒气肆意汹涌,他都快要忍耐不住了。

    朱哥却是不敢与雷虎对视,小声道;“村长扬言万一秦三有个三长两短,他就要将秦三的家中财货和田地全部收归公有……”

    “他真这么说的?”

    出乎意料的是,雷虎并没有气得暴跳如雷失去理智,只是那双越发森冷的眼神却叫朱哥好不惊惧,雷虎这样的状态显然很不正常。

    “雷,雷虎你没,没事吧!”

    被雷虎此时浑身森冷的气息吓了一跳,朱哥说话都不怎么利索了,结结巴巴急道:“你,你千万不要乱,乱来!”

    “朱哥放心好了,眼下救治秦叔为要,我不会跟村长轻易爆发冲突的!”

    雷虎脸色十分难看,眼神之中更是酝酿着熊熊烈焰,说话却是条理清晰并没有失了理智,只是语气冰冷叫朱哥心头难安。

    朱哥摇了摇头他没多说废话,又仔细叮嘱了几句好好看顾秦三,便心事重重离开镇上返回村子。

    这事,怕是难以善了啦!

    不知为何,雷虎没有爆发雷霆之怒,出乎意料之余却是叫他的心情更加沉重,好象不久后会发生某些不好的事情一般,他连想都不敢继续想下去了,甚至连待在雷虎身边都感觉不自在。

    “嘿嘿,真是不知死活的混帐玩意!”

    待看不见朱哥的身影,雷虎这才冷笑连连,语气森冷眼中杀机凛冽……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77634589990 广告咨询:duhuluwa@163.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Copyright 2015-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uhulu.com
蜀ICP备09009645号-3 公安局备案号36060202000888
手机扫一扫访问-毒葫芦网-版权所有
{to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