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5章

出事的是个贫困生,成绩很好,人也懂事,为减轻父母负担四处打工做兼职,不想着却突然被人当贼抓了起来。

    何妍接到电话都不敢置信,匆匆赶到那家公司保安处,那个男生正垂着头在角落里坐着,抬眼看到她进来,眼圈立刻就红了,“何老师,我没偷手机,我也不知道它怎么跑到我包里去的。”

    她轻轻点头,安抚他:“你别着急,我先去找他们了解一下情况。”

    事情听起来很简单,男生在附近一家餐厅兼职送外卖,今天来送餐时趁着客户不留意,把人家的新款手机偷偷揣自己包里了,人赃俱获。何妍刚听完就发现了当中的破绽,“那边刚丢手机,你们这边就火眼金睛地拦下了我学生,这事情也太凑巧了点吧?”

    对方解释:“失主发现手机丢了后立刻拨打自己电话,这男生当时还没走出大楼,手忙脚乱地从包里翻手机,我们看他可疑这才拦下他的。”

    何妍笑了笑,又道:“也许是这孩子得罪了什么人,又或者是你们员工之间相互开玩笑,他无辜受牵连的。您不知道,这孩子在校的品行一直很好。”

    “何老师,事情目前的情况就这样,有视频可以看。我们无意冤枉任何人,打算报案,请警察来处理这件事情。”

    他给何妍看视频录像,男生从办公室出来时明显神色慌张,急匆匆往外走,而大厅里的摄像头又录下了他手忙脚乱地从包里掏手机的情形。不论这男生是不是真的被冤枉,证据都明显对他不利。

    何妍不得不软了态度,堆着笑和那负责人说道:“您先别着急,咱们再好好商量一下。他还是个学生,就算真是一时糊涂犯了错,能不能给他一次改过的机会,这事咱们在这里解决,别再去给警察同志添麻烦了,好不好?”

    “我们的员工收到了侵害,保安处是要负责任的。”对方说道。

    何妍笑得没脸没皮,“这不是把手机找到了嘛,你们保安处已经很负责任了。真的!我还没见过比你们更负责的。你是不知道我们学校的那些人,别说小小一个手机,你就是把我们校长的办公桌大摇大摆地抬出去,他们都不知道拦的。”

    负责人被她逗笑了,她一瞧着有门,又赶紧说道:“您看这样行吗?我领着学生去给失主道歉,请求对方原谅,然后我把他领回去好好批评教育。”

    负责人也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大,犹豫了一下,叫她领着学生跟他去找失主。

    电梯一路上行,直升到顶层才停下来,她忍不住问保安处负责人:“手机不会是你们总裁的?”

    “不是,是总裁秘书的。”对方回答。

    何妍暗暗有些失望,坦白讲,她倒更希望手机是总裁的,能够做到那个位子的人一般都有一定的肚量,又重面子,只要她肯说些好话,事情多半就能解决,倒是秘书之类的人物更难缠一些。

    很不幸,事情还真被她料中,秘书小姐年轻漂亮却极不友好,沉着脸从总裁室里出来,冷冷瞥何妍一眼,问:“这事还有什么好谈的?”

    何妍向她陪着笑,“他还这么年轻,一时糊涂做错了事,该给他一个改正的机会,您说是吧?我领他给您道歉。”

    秘书小姐嗤笑出声:“谁不给他改正的机会了?进了警察局好好改呗。穷就算了,穷还不懂事,就得有人好好教育教育。”

    这话实在是难听,站在何妍身后的男生忍不住激动地辩白:“我没偷你手机,是你勾引我,我不愿意,你就诬陷我!”

    何妍一停这话就暗叫了一声“糟糕”,且不论真假,这明摆着揭疮疤的事就绝不能在这会说!果不其然,秘书小姐的脸色都变了,“哼哼”冷笑两声,道:“是不是冤枉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咱们请警察来说吧。”

    何妍只得赶紧去说好话,场面正乱着,那边电梯门却是开了,就听得有人淡淡问道:“怎么回事?”

    他声音并不高,却把所有人的声音都压了下去,何妍更是像被针扎了一下,猛地回过头看去,就看到了眉目清冷的傅慎行。

    秘书小姐立刻敛起了嚣张的气焰,委屈地叫道:“傅先生。”

    傅慎行扫她一眼,又看向何妍,最后把目光落到保安处的负责人身上。负责人急忙向他叙述了一下事情经过,他听完缘由,又看向何妍,问她道:“何老师,这是你的学生?”

    她手上紧紧摁着学生的手臂,不容许他再冲动,答傅慎行:“是的,是我带的学生,和于嘉是同学。他什么人品,于嘉也应该知道的,他不是能偷东西的人。”

    秘书小姐一听这个又要急,却被傅慎行一个眼神给压住了。

    他又看何妍,淡淡说道:“既然是何老师的学生,那就由何老师带回去吧。”

    何妍不想他竟然会这样好说话,一时有些错愕,瞧到他轻轻挑眉,这才忙拉着学生向他道谢:“谢谢,谢谢,真是太感谢您了!”

    她怕节外生枝,忙向他告辞,带着自己学生离开,人要进电梯时,却又突然被他叫住。

    “何老师,”傅慎行轻轻勾着唇角,问她:“晚上有时间吗?一起吃个便饭怎么样?”

    她微微一怔,随即就含混地应道:“好啊,我们请您。”

    他却不肯上当,似笑非笑地问她:“何老师,我在你眼里就这样没有品行吗?只是吃个饭而已,我还能吃了你吗?”

    他把话说得这样明白,她倒不好继续装糊涂,于是索性笑了笑,大大方方地说道:“傅先生,您误会了。是我老公人很小气,不喜欢我和异性接触,我和朋友出去吃个饭他都要吃醋的,我真是拿他没办法。”

    他唇角上挂着抹讥诮,道:“何老师,您也误会了,我没有追求你的意思,是有些关于于嘉的事情想和你谈,有其他人在场不太方便。”

    话说到这个地步,她不得不应下来,却又坚持道:“不过今天得是我请您,以表感谢之意。”

    他浅浅一笑,“好。”

    “那您等我电话。”她说道。

    她先开车送学生回学校,那男生一直沉默,直到车子进了校门,他这才有些倔强地说道:“何老师,我真的没偷手机,是那个女人诬陷我,她,她⋯⋯”下面的话他似是有些说不出口,涨红了脸。

    何妍瞥他一眼,淡淡说道:“不管怎样说,她成功地诬陷了你,这就说明你有地方做得不够好。”

    男生并不反驳,低头沉默了一会儿,忽地问道:“您晚上去哪吃饭?”

    她挑了挑眉毛,“嗯?”

    “我去接您!”他虽淳朴,却也不傻,分明看出何妍是为了他这事才不得不答应那个男人的纠缠。“您告诉我地点,我去外面守着您,有什么事您就给我打电话。”

    何妍听得笑了,心里却又觉暖暖的。“小屁孩一个,你能顶什么事?早点回学校上自习去!以后打工也减少一些,这学期我尽量帮你争取奖学金,要是再不够你就从我这里先拿点,等毕业工作了再还我,反正我钱存银行也没利息。不过,你得给写借条啊!咱们先小人后君子。”

    “何老师⋯⋯”男生眼圈又忍不住有点红。

    “嘿!嘿!嘿!”她把车靠路边停了,用手指着男生,玩笑道:“好歹是个大老爷们,千万别说煽情的话!你老师我人好,大家都知道的,不用你告诉我。还有,我有老公,你可千万别暗恋我!”

    一番话竟说得那男生破涕而笑,“何老师,你⋯⋯真是太自恋了,我可不会喜欢比自己大的女人。”

    “去去去!”她做出恼怒的模样,赶那男生下车,“赶紧上自习去!没大没小的家伙!”

    男生下了车,却仍不肯松开车门,只弯下腰来问她,“何老师,你一会儿和那个人到底去哪吃饭?”

    她明白他的一片好意,看着那双清澈的眼睛,她笑了笑,说道:“老师我又不是土豪,去不了什么贵地方,就在学校附近找一家好了。呃⋯⋯你觉得学校西边那个‘自在天’怎么样?”

    “自在天”就在学校西门外,规模不大,中等档次,说不上简陋,却也绝对说不上高档。何妍对傅慎行的长相有心理阴影,又反感他以势压人,自然不肯和他单独共处一室,特意把位子定在了卡座上。

    她做事一向守时,谁知傅慎行到的却比她早,“我在502房间,何老师,你到了吗?”

    他既已占了先机,何妍不好再叫他出来卡座坐,于是只能硬着头皮上楼。

    推门进去时,他正立在窗前,听到门响回头淡淡瞥了一眼,复又回过去看向窗外,缓缓说道:“总觉得这个城市像是一只怪兽,白天的时候伏着不动,晚上却会醒过来,用各色地灯光来诱惑你,然后再把你一口吞掉,叫你永远都陷在黑暗之中。”

    何妍理解不了他的这段莫名其妙的感慨,她轻轻挑了下眉毛,应付道:“可能是人对黑暗有着天生的一种畏惧吧,毕竟人不是夜视动物。”

    傅慎行让着她坐到桌旁,又道:“我已经点了菜,没关系吧?”

    对着他这张面孔,她总是难以自制地紧张,下意识地用幽默来缓解这种情绪,“没关系,只要不是太贵的菜就好。”

    他淡淡一笑,“应该还好。”

    两个人其实真没什么话好说,他不开口,她也就只低头专心吃东西,却不主动说话。饭快过半时,他忽地问她:“何老师,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怕我吗?”

    她一愣,抬了眼去看他。

    “请不要说什么我误会了之类的话,你的表现不像是欲擒故纵,而是发自内心的怕我,这叫我很好奇。”他说。

    她默默看了他半晌,放下了筷子,坦言道:“几年前我曾遇到过一次劫匪,您和他长得有点像,所以⋯⋯”她歉意地笑笑,“所以我说是一个误会,不算是骗您。”

    他轻轻扯了下唇角,“只是有点像?”

    她无奈地耸了耸肩,“好吧,不是有点像,是很像。那次遭遇给我造成了很大的阴影,所以我刚见到您的时候才会那样失态,希望您能理解。”

    傅慎行笑笑,“应该是我说抱歉,毕竟是我吓到了你。”

    话说开了,何妍反而觉得自在了一些,又笑道:“所以说您不要误会,我对您真的不是欲擒故纵,我已经结婚了,我和老公感情很好。”

    傅慎行缓缓点头,又示意她喝饮料,轻笑着说道:“对不起,还一直没说请你来的目的。是为以前的事表示一下谢意,送你一份礼物。”他说着,侧身从桌下取出一个礼盒来,隔着桌子递给她。

    她有些惊讶,还以为他说的是于嘉休学的事情,忙道:“您太客气了,这东西我不能收。”

    他却伸着手不肯收回,“收下吧,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打开看看喜欢不喜欢。”

    何妍只得把那个书本大小的礼盒接过去,当着他的面拆开。盖子掀开的瞬间,她面色倏地大变,烫手一般地把盒子扔了出去。盒子里的照片撒了出来,散的到处都是。有一张正正落在她面前的餐盘上,照片中的男人空洞的双眼对着她,分明是满身满脸的血,可脖颈处却露出白森森的断骨来。

    他是那个叫“猴子”的歹徒,她记得,她永远都记得。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77634589990 广告咨询:duhuluwa@163.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Copyright 2015-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uhulu.com
蜀ICP备09009645号-3 公安局备案号36060202000888
手机扫一扫访问-毒葫芦网-版权所有
{to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