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3章 滚出来受死

    鲍坤无比怨毒的挥手。

    站在他身旁的七八个大汉顿时一拥而上,齐齐朝着叶辰扑了过来,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凌然的笑意。

    看到这一幕,一旁围观的不少人纷纷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面露不忍之色,在他们看来,对方人多势众,叶辰死定了。

    远处的吴兰吓得差点没晕过去:“小辰!”

    “坤哥,求求你,让你的人住手,钱我给,要多少都给!”叶海急忙拦在叶辰面前,身形颤抖不已,就差给鲍坤跪了下去。

    儿子消失五年,如今好不容易才回来,孙女又得了白血病,如果两人都出了事的话,他们老两口也活不下去了。

    “太迟了,连这个老东西给我一起揍!”鲍坤冷冷一笑,嘴角尽是残忍的弧度。

    敢打我?

    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一时间,七八根棍子齐齐砸向叶海。

    叶辰眼疾手快一把将叶海拉到自己身后,然后抬手一档,那砸过来的七八根棍子顿时应声而断,而叶辰一点事都没有。

    几人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的看了看手中断成两截的棍子,又看了看叶辰,不由得惊骇无比。

    这……这他妈还是人吗?

    鲍坤脸上的笑容为之一僵,旋即咆哮道:“都他妈愣着做什么?老子就不信这小子是铜头铁骨!”

    几人一想也是,咽了口唾沫后,悍不畏死的挥着拳头再次冲向叶辰,似乎是想将他碎尸万段。

    土鸡瓦狗之辈!

    叶辰轻蔑一笑,虽说他暂时没有了修为,可毕竟仙尊之身,就连虚空裂缝也没能将他的肉体毁灭,身体素质岂是常人能比!

    他向前迈出一步,不退反进,凭借着纯粹的肉身力量撞向人群,随即响起一连串的惨叫声,但凡是被他撞到的,无不是倒飞出去躺在地上哀嚎连连。

    一时间,现场一片死寂!

    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叶辰。

    这怎么可能!

    鲍坤打了个激灵,一股寒意顿时涌上心头,继而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上一抹闪过狠色,伸手从身上掏出一把匕首就刺向叶辰。

    “给我去死!”

    叶辰一脚踹出,鲍坤就跟虾米一般重重跪倒在地上,随后单手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整个人提在了半空之中,神情淡漠:“你,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我……我是豹哥林泰的人,你……你敢动我,不会有好下场的!”鲍坤在空中胡乱的蹬着腿,整张脸憋成了猪肝色。

    在这一刻,死亡的感觉涌上心头,他终于开始恐惧了!

    因为眼前的青年看向自己的目光之中满是杀意!

    听到豹哥林泰四个字,围观的人群一阵哗然。

    不为别的,只因为林泰是天南市的地下王者,为人心狠手辣,背景通天,别说是他们这些普通百姓,就是上面也拿他没办法。

    “小辰,快放了他,不要冲动!”叶海面色一变,急忙跺脚。

    鲍坤原本绝望的心再次燃起一丝希望,随即演变成狞笑,即便是被叶辰掐住了脖子也在肆意的笑。

    怕了!

    这父子俩怕了!

    你再能打又如何?一听到豹哥的名字还不是得下跪!

    叶辰嘴角泛出一抹讥诮:“林泰是吧?行,我今天饶你不死,不过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断你一臂,以作惩戒!”

    话音落下。

    只听到咔嚓一声,鲍坤掉在地上捂着右臂惨叫不已:“啊啊啊,我……我的手断了,我的手断了!”

    “之所以饶你一命,是想让你回去告诉林泰,让他天黑之前亲自上门请罪,如若不然,后果自负!”叶辰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不带一丝情感。

    “还不快滚!!!”

    一声怒吼之下,躺在地上的七八个大汉急忙起身扶着鲍坤跟逃似的离开了,生怕叶辰反悔。

    围观的人目光呆滞的看着叶辰,眼中的震撼久久不散,完全没想到叶辰凭借一己之力竟然打跑了鲍坤一干人等。

    “小辰!”

    一道哭腔传来,吴兰快步走了过来上上下下打量着叶辰:“小辰,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里?”

    “妈,我没事。”

    叶辰笑了笑,看了一眼围观的人群后,拉着脑袋发蒙的叶海就回到了屋里关上门,这才问道:“爸,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之前之所以率先出手,是因为鲍坤一口一个老东西的辱骂自己的父亲,甚至是还想要叶海向他下跪。

    就冲这一点,但凡是任何一个人子都无法直视。

    叶海反应过来之后,苦涩一笑:“为了给萌萌买药,家里的积蓄早在两个月前就花光了,爸没用,跟亲戚又借不到,后来听一个朋友介绍说有人放贷款,不过利息要比银行高一点。

    当时萌萌的药快断了,爸一咬牙就跟那人借了一万,约定半年后还一万二,谁知道不到一个月对方就让我还,而且要还五万,说是其中四万是利息……”

    高利贷!

    叶辰面色一凝,算是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高利贷比毒品恐怖万分,利背利,债滚债,哪怕是身家过亿也扛不住这玩意儿,而鲍坤等人想来也是知道叶辰的家庭状况,才把目标叮向了自己的父亲。

    “你个老糊涂啊,家里都什么情况了,还去借高利贷,是想把我们逼死么?”吴兰指着叶海就是一顿破口大骂。

    叶海满脸惭愧:“我也是没法子了!”

    眼见父母要吵起来了,叶辰急忙劝道:“爸,妈,没事,好在的是借得不多,回头我去还上就行了。”

    嘴上虽然这么说,不过他内心却是冷笑连连。

    凭本事借的钱为什么要还?

    而且还是高利贷!

    “哎,也只能这样了。”叶海叹了一口气。

    吴兰又抱怨了几句才去厨房做饭,叶辰父子俩坐在沙发上聊了好长一段时间,大体上是解释自己这些年去了哪里,为什么不和家里联系之类的。

    为了打发父母的疑心,叶辰只得借口自己被国家选为特殊工作人员,这些年一直在秘密基地训练,和外界联系不了。

    好在的是叶海也没仔细追问,父子俩又聊了一会儿,直到萌萌这个小家伙醒来后,两人的注意力才转移到了她身上。

    “爷爷,您下班回来啦!”

    小家伙满脸兴奋的扑到了叶海怀里,给叶海边敲背边懂事的道:“爷爷,您辛苦了,萌萌长大了一定好好挣钱孝顺您。”

    叶海乐得嘴都合不拢,只是眼角却是带着泪意,看得一旁的叶辰羡慕不已,因为小家伙根本不搭理他。

    不过他也不急,相信父女俩经过长时间的相处之后,萌萌一定会接纳自己这个爸爸的。

    之后吴兰将饭菜端了出来,一家人吃得其乐融融,吃完饭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萌萌缩在吴兰怀里早早的便睡了过去。

    等到父母都相继睡下后,叶辰才回到以前苏雨涵住过的房间,略带回忆的看了看苏雨涵留下的旧物,当即盘膝坐在床上,运转《人皇经》默默感应着天地间稀薄的灵气。

    人皇经,人皇,又称天子,代天刑罚,口含天宪,有统御四海之能,主宰万物之责,浩瀚乾坤,唯我独尊!

    他之前贵为一代天帝,自然相当于众生之皇。

    时间快速推移,两个时辰之后,一直久坐不动的叶辰身子忽然剧烈的颤抖了下,随即从他体表散发出一道淡金色的气体。

    叶辰缓缓睁开双眼,感应了一番身体之后,嘴角含笑:“总算是踏入修真门槛聚灵境初期了,《人皇经》不愧是集仙界之大成!”

    《人皇经》是叶辰前世登临天帝之位后融合天庭功法参悟出来的,集仙界所有神通法术之大成,能够修炼出人皇之气。

    人皇之气,乃万气之皇!

    只是当时他已经修炼了别的功法,唯有将其传授给弟子宇文轩,没想到由此滋生了宇文轩的谋逆之心。

    “既然突破了,那么第一件要着手的事情便是给萌萌炼制气血丹,这样才能暂时压制她的病情!”

    叶辰缓缓起身皱眉沉思,思路渐渐变得清晰:“不过在这之前得先把一些拦路狗解决了!”

    念及至此,从他身上散发出一道滔天威严。

    “黑豹林泰?机会我已经给你了,是你自己不珍惜!”

    叶辰换上一身衣服悄悄走出了家门。

    ……

    深夜时分,天南市鸿泰高级私人会所。

    叶辰刚到会所门口就被外面的两个保安拦住了,领头的一脸面色不善:“站住,你是什么人?”

    叶辰笑道:“我找林泰!”

    “有没有贵宾卡?”保安盘问道。

    “没有!”

    “既然没有,从哪里来滚回哪里去,这是私人会所,闲杂人等与狗不能入内!”保安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无比鄙夷。

    叶辰不为所动,嘴角的笑意不减:“看门狗终究是看门狗,永远改不了狗仗人势,狗眼看人低的毛病!”

    “轰!”

    随着一身巨响,两个保安的身体顿时倒飞了进去,将会所一楼大厅之内的所有贵客惊得纷纷侧目,一愣一愣!

    叶辰不快不慢的走了进去,目光冰冷的扫视着整个大厅,声如洪钟大吕,响彻每一个角落。

    “林泰,速速滚出来受死!”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77634589990 广告咨询:duhuluwa@163.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Copyright 2015-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uhulu.com
蜀ICP备09009645号-3 公安局备案号36060202000888
手机扫一扫访问-毒葫芦网-版权所有
{to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