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2章 你的嘴好臭

    白血病是一类造血干细胞恶性克隆性的疾病,在前几年又叫不治之症,中医上将其定义为五脉不畅,血气僵化,癌毒入骨。

    虽说现在医疗发达,可以通过化疗和骨髓移植进行治愈,然而化疗的过程非常痛苦,做骨髓移植动辄就要三五十万。

    三五十万,对于叶辰的父母来说,相当于一辈子的积蓄了。

    “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叶辰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他刚看到女儿,就听见这样的一个噩耗。

    吴兰掩面落泪:“在你消失后的第四年,也就是萌萌三岁的时候身体突然发热,还流鼻血,我和你爸就带她去医院检查,结果发现是白血病……

    我们去了无数医院,萌萌的病情都没有得到控制,反而开始恶化,医生说要么做骨髓移植,要么化疗。

    这两条路都是要我们命的啊。

    萌萌才这么小,怎么可能承受得了化疗的痛苦,可是做骨髓移植,需要几十万块,我和你爸真的是无能为力。

    没办法之下,我和你爸只能通过药物来暂时缓解她的病情,光是这个药,也要1000一瓶,这一年下来,家里已经花花光了积蓄……”

    提到伤心处,吴兰一脸痛苦与自责。

    叶辰将老妈手里的那瓶药拿过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格列卫”三个字,他下意识的问道:“那雨涵呢?”

    吴兰抹了一把泪,面色有些不自然:“雨涵她……”

    “雨涵她出什么事了?”叶辰面色一变,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

    吴兰犹豫了下,道:“雨涵这丫头在萌萌刚满两岁的时候就被苏家强行带回去了!”

    叶辰闻言猛地一抬头,眸子深处闪过一抹厉色。

    苏家!

    当年叶辰是在大学里和苏雨涵认识的,那时候的苏雨涵贵为校花,追求者甚多,却偏偏看中了家境平凡的叶辰,俩人相恋之后,叶辰才真正知晓苏雨涵的身份。

    燕京豪门苏家之女!

    什么是豪门?

    用当年那位将叶辰踩在地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的青年的话来说就是:“古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可在我苏家眼里,你们这些贱民连癞蛤蟆都不如,顶多算是一只蝼蚁,如果不是因为雨涵,我苏家甚至都不屑于踩你,既然是蝼蚁,那就要有做蝼蚁的觉悟,不要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否则,我保证你会死得很惨!”

    事后叶辰不甘,暗自发誓要做出一番成绩证明自己,结果他在下班回来的路上被人打晕,然后被捆住手脚沉入波澜江之中。

    不用想也知道是苏家所为!

    念及至此,叶辰缓缓握拳,嘴角泛出一抹冷笑:“苏家,拜你所赐,我叶辰落江不死,反而携天帝之威重回都市,等着吧,我会让你们知晓什么才是蝼蚁,什么才叫恐惧!”

    眼见叶辰不说话,吴兰还以为他在生气,急忙解释道:“小辰,你也别怪雨涵,在你消失后,我和你爸都不忍心看她受苦,让她把孩子打掉回家去。

    可这丫头却很固执的说要等你回来,还挺着大肚子做家务,去上班,萌萌生下来后都是她一把带到两岁的,后来苏家来人,她只能跟着回去了。”

    “妈,我知道,这些年苦了她了。”叶辰笑了笑,只是眸子深处的厉色却是越聚越多。

    以苏雨涵的性子,不到万不得已又怎么会离开女儿萌萌,想必苏家在其中用了诸多不光彩的手段,比如用叶辰的父母来威胁她。

    吴兰抹着泪道:“雨涵去了之后就没回来过,甚至无法跟我和你爸联系,期间肯定受了不少苦,萌萌被检查出白血病之后,你爸去燕京找她,结果被苏家的人赶了出来,还被打折了一条腿。”

    “总有一天我会亲自去将雨涵接回来,我保证,这一天不会太远。”叶辰笑容冷冽,心中的愤怒已经上升到了极点。

    萌萌得了白血病的事情,苏家又如何会让苏雨涵知道,否则苏雨涵铁定会为之疯狂。

    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想法,吴兰脸色微变:“你别乱来,苏家那样的存在我们惹不起,爸妈老了,这辈子唯一的希望就是你和萌萌健健康康,只是萌萌……”

    “妈,您放心,我消失的几年里学过一些医术,萌萌的病我有办法治,不过还需要一段时间。”叶辰笑着安慰道。

    白血病在普通人看来无异于绝症,可在他东来仙尊眼里,只需要一粒脱胎丹便可帮助萌萌脱胎换骨,重塑气血,唯一困难的是,脱胎丹需要筑基期修为方可炼制,而他目前修为已经丧失。

    看来得尽快想办法恢复修为了,哪怕恢复一点也行,到时候他就能炼制气血丹帮萌萌压制病情,效果比什么“格列卫”要强一百倍。

    叶辰暗暗打定主意。

    吴兰叹了口气没说什么,只当是安慰话。

    而就在这时,屋外响起一阵争吵声,吴兰愣了愣,下意识起身往门口走去:“你爸回来了!”

    叶辰急忙跟上。

    等到母女俩走到屋外时,便看见一个满脸皱纹,头戴工帽的中年男子被一群人围在中间,领头的是一个染着黄发的青年。

    中年男子正是叶辰的父亲叶海。

    黄发青年嘴里嚼着口香糖,凶神恶煞的看着叶海:“姓叶的,你躲了哥几个好几天了,这下终于我被我逮着了吧?今天你要是再拿不出钱来,别怪我鲍坤翻脸不认人。”

    听到鲍坤两个字,周围那些想要上前劝架的人脸色剧烈一变,急忙退到了远处,生怕牵连到自己。

    “我现在没钱,能不能再宽限一段时间?”叶海满脸通红的道。

    “没钱?那行,留一根手指当利息吧!”

    鲍坤猛地将口香糖吐了出去,从身后接过一把剪刀,面色狰狞的道:“把这老东西的手给我按着,老子今天就让他长个记性!”

    话音刚落,他身后的几人顿时一把抱住了叶海。

    “都给我住手!”

    看到这一幕,叶辰目呲欲裂,示意老妈站着别动,然后大吼一声走了过去。

    众人顿时一惊,不由得看向他。

    鲍坤的脸色当即沉了下来:“草,哪里来的煞笔,连老子的事情也敢管?再不滚开连你一起打!”

    “你没资格知道我是谁!”

    叶辰无比淡漠的看了他一眼,这才对叶海笑道:“爸!”

    叶海愣了愣,继而难以置信的看着叶辰道:“你……你是小辰?”

    “嗯,爸,到底是怎么回事?”叶辰点了点头,继而目光无比冰冷的看向鲍坤等人。

    叶海张了张嘴,一旁的鲍坤打断道:“你就是这个老东西的儿子?你来得正好,这个老东西欠了我们五万块钱,赶紧替他还了,再磕几个响头,哥几个就……”

    “啪!”

    他的话还没说完,叶辰抬手就给了他一耳光:“你的嘴好臭!还有,我问话的时候,还轮不到你插嘴!”

    这一巴掌打得异常响亮。

    周围一片死寂,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叶辰,就连身为当事人的叶海也惊呆了。

    “你……你他妈敢打我?”鲍坤硬是被这一巴掌给打懵逼了,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捂着脸呆呆的看着叶辰。

    他鲍坤可是豹哥手下的亲信,即便市里一把手见到了也要客客气气的,如今,他居然被人一言不合就打了一巴掌。

    “啪!”

    又是一巴掌扇来,鲍坤的另一边脸高高肿起。

    “聒噪!”

    叶辰缓缓收回手,神情无比淡漠!

    事情闹大了!

    叶海的心沉到了谷底。

    果然,一道夹杂着愤怒和羞辱的咆哮声随即响起:“都给我上,弄死这小子,我要他死!!!”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77634589990 广告咨询:duhuluwa@163.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Copyright 2015-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uhulu.com
蜀ICP备09009645号-3 公安局备案号36060202000888
手机扫一扫访问-毒葫芦网-版权所有
{to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