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四章 闯院

    秦弈没睡,他还在配药。流苏号称有许多药物要借月华,逼得他总是通宵。

    “红萤草,只取尖端一寸;寒簟花,只取花蕊中心。再加三滴金蟾脓液,以月华之露相和,反复捣锤……秦弈你大爷,别用我捣药!”

    “没把你喂蟾蜍粪就不错了!金蟾脓液是什么鬼东西,加进去配出来的不是淬体液而是痒痒粉吧?”

    “你懂什么,这叫君臣佐使,调和阴阳……”

    “少来这套,上次教我配的石肤水,添了什么鬼头岩粉,害老子痒了三天三夜,还有上上次……”

    流苏理直气壮地打断:“欲锻体肤,本来就要忍人所不能忍,你以为修武是吃饭睡觉?”

    “老子信了你的邪!”秦弈愤愤然滴了三滴脓液,拎起狼牙棒锤进了石臼里,自动脑补出摁着一个人的脑袋往里砸,两条腿在石臼外面蹬啊蹬的场面,聊表慰藉。

    “秦弈你大爷!”

    “闭嘴,臭棒!”

    学习药理和炼丹也有段时间了,随着药理知识逐渐加深,秦弈早就开始怀疑有些玩意根本不是必须的,只是这根死棒子故意让他添加一些坑人却又没太大后果的添加剂,报复自己破坏了它夺舍的事情。包括所谓的借月华,听着也不靠谱得很,不知道是不是连这个都是假的。

    可实习生终究没底气推翻导师的指点,只能选择听流苏的方子,日复一日地被坑。

    秦弈现在炼的是锻体药。

    他虽然没有学任何修仙法门,却正在学习武道。

    武技的来源不是流苏教的,而是身体原主自带的,身上还有秘籍呢。只是似乎不得其法,练得不怎么样。而流苏却能知道不少高端法门,连棒法都会……

    这身体原主习武一般般,可血液却能打开流苏那个奇怪空间,秦弈也知道这里必然有蹊跷,恐怕就连村民们都没有表面所知的这么简单。流苏理应知道一些,可惜无论怎么问流苏,得到的回应都是顾左右而言他。

    秘密藏了一箩筐,能信任这根臭棒子才有鬼了。

    “反复捣锤九九八十一次,使药液均匀,呈淡红色糊状,然后开炉炼?”

    “唔……炼、炼个头……唔……”狼牙棒在石臼里进进出出,辛苦道:“最多先炼药胚,你还差一味紫莲根做主药!”

    秦弈一愣:“紫莲根……”

    “你以为这座破山什么药材都有吗?就是县城也没什么好货可言。该出去了小子,去大地方,去仙灵之地。在这破地方有什么前途,要什么没什么,靠做梦炼丹吗?”

    秦弈停下了捣药,抿了抿唇,有些出神。良久才道:“解决了山间问题再说。”

    他没再说什么,提了一桶水,洒上以前配过的石肤水,调和成一份锻体液。然后整个人脱得精光,就在院子里配合着月华慢慢地泡进了水中。

    刚刚泡进去没多久,药力还没来得及发散呢,院门“砰”地被踹开,李青君一手提枪,一手拎着个野兔,踹门而入:“骗子……”

    话音未落,头顶门框上骤然裂开一个水囊,奇怪的乳白色液体劈头盖脸地浇了下来。李青君下意识想要冲前躲避,可这不足一尺的距离倒下水来又如何躲得过?结结实实地糊了一头一脸,浑身湿透。

    这还没完,随着她下意识前冲的动作,脚下又踩到了什么东西,一条藤蔓直接把脚踝缠得严严实实。李青君猛地运劲试图挣裂藤蔓,却发现被淋的水有问题,自己居然浑身酸软提不起力气,而这藤蔓也不知道经过什么特殊制作,她减弱了的真气再也震不断。

    “唰”地一声,藤蔓上拉,伴随着一声尖叫,李青君没来得及再做第二个自救措施,就被整个儿倒吊起来,悬在门框上,一晃一晃。

    就在被倒吊起来的同一时间,左右又有两道藤蔓穿了过来,把她双手也缠个严实。

    “秦……”李青君咬牙切齿,刚开了个口,原先糊在下巴上的液体又倒灌回嘴里,剩下“唔唔”的声音。

    眼眸同样被糊得乱七八糟,倒着看过去,能模糊看见秦弈似乎缩在桶里,正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从她破门闯入,到被倒吊而起,也就一个呼吸的时间,秦弈自己都没反应过来,门口就倒吊了一个妹子……

    对,很明确是个姑娘。被淋透之后那身材已经明显看得出窈窕之意,尤其是玲珑的腰肢绝不可能是男子拥有的体态。

    她的束发已经散了,长发倒垂而下,虽然沾着奇怪的白液,依然算是秀发如瀑,那脸蛋气得红彤彤的,银牙紧咬,双目喷火,一副很不屈的烈女形象……

    “你一副贞烈的样子看着我干嘛?”秦弈抱着肩膀缩在桶里:“这是我在自己家里洗澡,你闯进来看我好不好?”

    李青君倒挂着怒目而视,咬着牙不吭声。

    出生十五年来没这么丢脸过,她怕一说话就会忍不住掉下眼泪。

    秦弈也不说话了,现在的状况有点尴尬……李青君的倒吊是面朝院子的,正对着他的澡桶。他起身又不是,不起身又不是。

    两人大眼瞪小眼地对视半天,李青君才终于切齿道:“放开我!”

    秦弈只好道:“你先闭上眼睛。”

    李青君警惕:“你想干什么!”

    “……”秦弈慢慢提起倚在桶边的狼牙棒:“看见棒子没?”

    李青君:“?”

    秦弈慢慢道:“我还有一根,莫非你想看?小姑娘家家的,请自重好吗?”

    李青君又羞又气,被吊起来都没哭的她这回真哭了,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眼睛一闭就掉了出来。

    秦弈的识海里传来流苏的笑声:“这姑娘好玩。”

    秦弈没理它,他还不会灵魂交流。

    一阵哗哗水响,过了一阵子,脚步声传来,似乎有人站在面前。李青君紧紧闭着眼,等了半天却不见秦弈放人,脑补他的目光在自己身上逡巡打量的场面实在不寒而栗。她忍不住一阵心慌:“你、你不要乱来,我哥哥就要到了,他会杀了你!”

    秦弈偏头欣赏了一会美人倒挂、一身粘液的狼狈样子,湿透了的身躯展露着姣好纤细的腰肢,紧紧攥着的枪身凸显了小姑娘心中的慌乱。

    可惜好像没胸?

    他哑然失笑:“放心,我对扮男人都可以不用缠胸的平板丫头没有任何兴趣。”

    李青君猛地睁眼,怒目圆瞪。

    这一睁眼发现秦弈穿得好好的,距离她也有两尺距离,心中好歹安定了点,怒道:“放我下来!”

    秦弈忽然出手,点在李青君穴位上。

    李青君大惊:“你!”

    秦弈却慢悠悠地开始解藤蔓:“不加点手段,万一下来就给我一个窟窿,我可受不起。得罪莫怪。”

    李青君想说的话收了回去,冷冷问道:“你这水里加了软筋散,还需要再点穴截脉?”

    “小心点儿没坏处。”秦弈伸手在她肩头一推,另一手在脚踝一拖,没有任何挨挨抱抱的过分动作,轻松就把她身子转正。

    李青君已经做好被人占便宜的准备,秦弈的表现让她有些意外,一个看似口花花的人,其实还挺守礼的?满腔的羞怒反倒被这么个举动消敛了些。

    她刚落地,左右上下缠绕的藤蔓就“嗖”地消失不见,场面有些梦幻。李青君默默看着,揉了揉自己的手腕,没说什么。

    至少这人绝不是一个普通村民,普通村民可不会在自家门口设陷阱,也设置不来这种揉合了某种阵法在内的陷阱。

    秦弈随意拉了把椅子给她,悠悠道:“姑娘闯我院子应该不是只为了看棒棒,现在姑娘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了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家太给力了,前天周五发书,昨天就已经登上仙侠新书第二。明天新周冲榜,争取保二争一。

    顺便通知两个消息,一,《娱乐春秋》繁体版由台湾说频出版社出版,已经发行了前两集;二,《娱乐春秋》新版漫画在腾讯动漫已经发布了十话。对实体或漫画感兴趣的同学们多多关注一下,尤其是漫画,如果月票成绩好,有改动漫的可能性……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77634589990 广告咨询:duhuluwa@163.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Copyright 2015-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uhulu.com
蜀ICP备09009645号-3 公安局备案号36060202000888
手机扫一扫访问-毒葫芦网-版权所有
{to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