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5、吾家有子初长成

    街还是那条街,楼还是那座楼,就连坏掉的路灯都没变,陈汉升站在自家门口,他本来想轻轻地敲门,结果一抬手就是“咚咚”的声音,嘴里还情不自禁喊道:“妈,我回来了。”

    “咯吱”。

    里面的木门先被打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出现在陈汉升视线里,她一边开门一边不客气的训斥道:“吵吵什么,整栋楼都听见你的声音,这么大人了,出门都不带钥匙。”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啊。”陈汉升心里想着。

    环境是有记忆功能的,比如说打雷的夜晚,故宫的值班人员经常在漆红的墙壁上看见宫女在行走,据说这就是因为以前打雷时,磁场把以前的画面记忆下来存储到墙上。

    陈汉升原来心态还有些忐忑,但是老妈梁美娟这一开口,“倏”的一下子就把他拉回17年前的记忆中,相处模式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顶着老娘虎视眈眈的眼光进屋,陈汉升也没啥感觉,反而觉得客厅里太闷,他翻着沙发找遥控器:“这么热也不晓得开空调,我爸呢?”

    梁美娟一边从冰箱里抱出冰西瓜,一边说道:“一回来就知道开空调,你爸还没下班。”

    看到冰西瓜,陈汉升“嘿嘿”一笑:“还是亲妈疼我。”

    “就剩一张嘴了。”

    梁美娟看着生龙活虎的儿子,她心里其实挺满意的,不过语气还是装作很严厉:“录取通知书呢?”

    陈汉升把装着录取通知书的信封随意扔在饭桌上:“在这里。”

    “要死啊!”

    梁美娟连忙捡起来,确认信封上面没有沾上西瓜汁,她才用锅铲不轻不重的打了陈汉升一下:“小兔崽子,还想不想去读大学了。”

    梁美娟小心翼翼的拿出录取通知书,看着大红封面上“兹录取陈汉升同学进入‘公共管理专业’学习,请凭本通知书于2002年9月1日来本校报道”这句话,更是眉开眼笑。

    虽然1999年国内大学开始扩招,但当前影响力还没那么深远,大学生的价值和名头还能再维持一阵子。

    尤其梁美娟的娘家子侄都没有考上大学,自己儿子虽然不怎么听话,可学习上还是很给自己争气的。

    尽管只是二本,但以后还可以考研嘛。

    梁美娟心里正想着,陈汉升狼吞虎咽干掉半个西瓜,拍拍肚皮就去浴室里冲澡,梁美娟这才反应过来:“让水先烧10分钟,不然着凉。”

    现在家里还是太阳能热水器,洗澡前都要先烧一会,陈汉升不听,拿起衣服就走进去:“这么热的天,当然洗冷水澡才舒服了。”

    “臭小子!”

    梁美娟劝不住,也只能由着陈汉升,她又转过头端详着这张录取通知书,心里突然有一种解脱感。

    供养一个孩子直到上大学,不管是经济上,还是精神上其实都需要付出很多。

    “再有四年,我和老陈就可以轻松了,然后再帮忙带带孙子孙女,这辈子也不图其他的了。”

    这就是港城中年妇女梁美娟期待的小日子。

    ······

    陈汉升痛痛快快冲个凉水澡,然后呆呆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年轻健康,富有活力,遮住眼睛那就是一张18岁的面孔。

    放开眼睛,总能在里面寻找到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深邃。

    陈汉升突然伸出手指,重重地戳在镜子上说道:“既然把老子送回来了,那我肯定要做出点什么,虽然正常发展我也不会缺钱,但那样多没意思!”

    这时,陈汉升听到铁门的声响和客厅里说话的声音,他收敛起严肃的神情,穿上宽松的家居衬衫和底裤,大大咧咧走出门叫道:“老陈回来啦!”

    客厅里站着一个挺拔的中年老帅哥,陈汉升相貌和他有六分相似。

    这就是陈汉升老爸陈兆军,不过这爷俩性格可谓天差地别。

    陈兆军话很少,梁美娟经常说他“半天打不出一个屁”,偏偏这个儿子思维活跃,做事也不怎么在乎规矩。

    所以即使自家独子打招呼,陈兆军也只是淡淡的“嗯”一声,不过注意到陈汉升刚洗过澡,脊背上还有水珠,陈兆军默默走过去把客厅空调温度调高。

    陈汉升还没来得及和老爷子说话,梁美娟就拿着陈汉升换洗的裤子,从里面掏出一包烟,“啪”的一下放在桌上:“行啊陈汉升,偷摸的学会抽烟了?”

    这是陈汉升从班主任老徐那里“缴获”的红金陵,刚才忘记藏起来了,结果被梁美娟搜到。

    陈汉升表情没啥变化:“老徐硬塞给我的,他说我这次高考发挥的一般,给包烟安慰我一下。”

    “放屁!”

    梁美娟根本不信:“哪有班主任给学生烟的,陈兆军你还管不管你儿子。”

    陈兆军根本不想掺和这对母子的“战争”,正打算悄悄走进卧室,无奈梁美娟根本不放过他。

    老陈扫视一眼无所谓的儿子,还有生气的老婆,最终决定站在老婆这一边。

    “现在抽烟太早了,即使考虑到交际方面的需要,至少也要等正式上大学再说,这包烟我就先收起来了。”

    陈兆军说着就把烟放自己兜里,陈汉升心想绕来绕去最终还是便宜老陈了,不过自己穿越回来,手上没拎点东西怪不好意思的。

    算了,这包烟就当见面礼了!

    陈汉升大方的想着,然后一家人开始吃饭,梁美娟边吃边和陈兆军商量:“你记得请好假,到时我们一起送汉升去上大学。”

    陈兆军点头,陈汉升摇头。

    “我自己去报道就好,你们该干吗就干吗。”

    梁美娟拿眼睛一瞪:“几百公里呢,再说还有几千块钱学费。”

    “我一样揣着。”陈汉升说道。

    以前陈汉升就没让父母送去报道,现在更加不会了,不过2002年上大学基本都是现金缴费,当年他揣着几千块钱坐客车,心情也是很紧张的。

    “另外。”

    陈汉升停顿一下说道:“要不是咱家条件不适合申请助学贷款,我也不屑弄假材料占国家便宜,我都想申请助学贷款了。”

    “瞎扯!”

    梁美娟放下筷子说道:“咱家虽然不富裕,但是供你上大学还是没问题的,你不要给老娘玩什么幺蛾子,老老实实学点知识。”

    梁美娟对自家儿子还是很了解的,想法太多还不受控制。

    陈汉升根本不听:“总之我都想好了,除了第一学期以外,以后都不会和你们要学费和生活费,我自己想办法赚钱!”

    “你敢!”

    梁美娟柳眉倒竖。

    “有什么不敢!”

    陈汉升梗着脖子答道。

    “陈兆军,你来做个评价!”

    还是老规矩,每当母子有分歧的时候,老陈就要当裁判,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以后。

    陈兆军认真想了想,斯条慢理的说道:“汉升是男人,有闯一闯的想法也是应该的,但是学习不能落下。”

    看到陈兆军也支持陈汉升,梁美娟不乐意了:“这孩子小时候多乖啊,后来你就说男孩子要培养独立性格、培养坚韧品质、培养承担意识,总是支持他完成一些奇怪的念头,所以培养到最后,老娘的话都不听了。”

    不过家庭民主投票2比1,算是在形式上通过陈汉升“单独去报道”还有“打工赚钱”的提议,梁美娟晚上休息的时候还闷闷不乐。

    陈兆军安慰老婆:“汉升学习未必是最好的,但你注意观察,他的动手能力和情商强过很多同龄人,这一点等走上社会后,将体现的更加明显。”

    前世陈汉升大学刚毕业就创业,屡败屡战,屡战屡败,最后终于成功,这其中的韧性和交往能力,其实和老陈的刻意培养有很大关系。

    “小兔崽子,不知不觉都开始懂事了。”

    梁美娟喃喃自语。

    老陈呵呵一笑:“吾家有子初长成。”

    ······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77634589990 广告咨询:duhuluwa@163.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Copyright 2015-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uhulu.com
蜀ICP备09009645号-3 公安局备案号36060202000888
手机扫一扫访问-毒葫芦网-版权所有
{to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