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2、你是谁?

    两人晃晃悠悠来到学校门口,一路上王梓博说的多,陈汉升基本不回应,他正在努力适应十七年前的港城。

    当年大学毕业后,陈汉升觉得家乡经济发展不好,所以一直留在省会建邺打拼,偶尔回家看看爹娘,也是匆匆的来,匆匆的走,根本没时间留意老家的变化。

    也只有在醉酒的凌晨,才会从心底涌出莫名的触动和回忆,不过第二天很快就被现实的忙碌所取代。

    “我这样的人重生有什么意思呢?”

    陈汉升觉得十分憋闷,2019年的自己有钱有地位,有公司有下属,根本不符合重生人士“头戴绿帽、父母双亡、穷困潦倒、饥寒交迫”的基本条件。

    “狗几把的,我真没想重生啊!”

    陈汉升忍不住骂了一句,王梓博正在絮叨昨晚陈汉升喝醉酒不顾阻拦,硬要去萧容鱼面前表白的糗事,他愣了一下:“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哦,听了。”

    陈汉升随便糊弄道,然后摸了摸口袋,没有钱包,没有手机,也没有快捷支付,他叹一口气对王梓博说道:“你带钱没有,我想去小卖部里买点东西。”

    “是不是买水?”

    王梓博倒是善解人意,他知道宿醉后嘴巴会比较干,再加上今天也挺热的。

    “你喝什么,健力宝还是可乐?”

    王梓博准备请客。

    “矿泉水就行,顺便再买包烟。”陈汉升回道。

    王梓博顿时睁大眼睛,不住的打量陈汉升:“你啥时学会抽烟了,怎么我都不知道?”

    陈汉升有点不耐烦,以前怎么没觉得儿时好友这么啰嗦,摆摆手说道:“心情不好,抽一根解解闷。”

    王梓博犹豫了一下,还是听话的去买烟了,小卖部就在“港城一中”门外,陈汉升看着这道宽敞的铁门,心想这就是我高中三年,1000多个岁月的回忆啊。

    不一会儿,王梓博回来了:“诺,你的烟。”

    “呵,多久没见的红塔山。”

    陈汉升忍不住笑了一下,自从工作以后就很少抽这个牌子了,熟练的撕开包装,还递了一根给王梓博:“你抽不?”

    王梓博纠结一会,最终还是决定陪着自己兄弟抽一根。

    王梓博还是很典型的学生心态,脸皮也比较薄,不像陈汉升这种饱经社会的摧残,做事的尺度明显就不一样。

    陈汉升直接把裤腿卷到膝盖,一屁股坐在路牙子上吞云吐雾,眯着眼若有所思的打量过往的学生。

    王梓博扭扭捏捏,抽烟时还把头转过去,快速吸一口然后把烟蒂藏在身后,然后从嘴里吐出缕缕青烟,跟他妈个鹤嘴壶似的。

    王梓博自己抽的是小心翼翼,但是瞅了瞅陈汉升,他又吭哧吭哧的评价道:“小陈,你抽烟的姿势挺潇洒啊。”

    陈汉升是老烟枪,就连弹烟灰都很有节奏感。

    “熟能生巧罢了。”

    陈汉升淡淡的回道,王梓博更加羡慕了,陈汉升此时的表情既装逼又欠揍,不过真的是蛮帅。

    没等一根烟抽完,不远处就有一群人骑着车过来,王梓博赶紧熄灭烟头,然后提醒陈汉升:“赶快扔掉。”

    王梓博的举动也把陈汉升吓了一跳:“里面有老师?”

    “没有老师,全是咱们同班同学。”王梓博解释道。

    陈汉升本来也差点要扔掉,可是听到这句话,兜了个圈又把动作收了回来,他很尊重老师这个职业,但是高中同学有什么好放在心上,都毕业了还能怎样?

    这群学生大概也是来拿录取通知书的,带着对大学生活的憧憬和向往,一路上说说笑笑,经过陈汉升和王梓博的时候,他们全部停了下来。

    陈汉升现在的形象非常邋遢,既有宿醉后的疲乏,也有重生后的迷茫,不修边幅四仰八叉的坐着,嘴上还叼着根烟,如果不是这张18岁的脸,完整的一个中年油腻大叔形象。

    同班同学都吃惊的看着陈汉升,在港城一中这种教育为主的学校里,女学生都不许留长发,所以抽烟差不多是堕落的表现了。

    “你们都是去拿录取通知书的吗?”

    王梓博觉得有必要说点什么了。

    这群学生都没说话,他们把视线转移到中间一个女孩子的身上。

    这小姑娘长得真俊俏,碎花过膝的裙摆在傍晚夏风中轻轻飘荡,泛出一股明媚的活泼,她至少有1米67的身高,因为天热的原因,脸色荡漾着淡淡的红晕,挺直的鼻梁,红润的嘴唇,圆润的下颔,浓密睫毛下的眼睛清澈透亮,柔顺的发丝自然垂落到肩膀。

    少女停下橘黄色小单车走过来的时候,陈汉升甚至能闻道一股淡淡的百合香味。

    “陈汉升,你怎么可以抽烟!”

    声音挺好听的,不过有些生气的情绪。

    陈汉升根本想不起来她是谁,只能转过头看着王梓博,王梓博没理解意图,也是大眼看小眼的瞪着他,陈汉升没办法,只能开口问道:“你是谁?”

    “哗。”

    这群骑车的准大学生发出一阵唏嘘,尤其女孩子更是忍不住摇头,电视剧上说的果然没错,男人变起心来真是快,昨晚还和别人表白呢,只不过被拒绝就能假装不认识。

    “汉升,你不该这样。”

    人群里又走出一个男生,高高的个子,笑起来很温暖:“抽烟不是你的作风,希望你能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迎接美好的明天,我们都期待你的上进。”

    这话听起来好像是安慰和鼓励,但是总有一种虚伪和居高临下的俯视,陈汉升当了那么多年老板,虽然不是嚣张的性子,但是也不乐意别人踩着自己去表现,尤其两人都不熟悉。

    尽管陈汉升坐在地上,但是他一抬头,一挺胸,眼神平静,默不作声的盯着说话的男生,直到把他看的浑身不自在,这才带着一股审视说道:“你他妈又是谁?”

    事业有成的男人,既有混不吝的气度,也有厚积爆发的威严,岂是没走上社会的奶娃娃能比的,就算是装逼的境界,大概他也看不到陈汉升的尾气,所以一接触就败下阵来。

    “你太让人失望了。”

    男生甩下一句色厉内荏的话,然后对漂亮的女孩子说道:“容鱼,我们走吧,不要管这种人了。”

    少女没听,又走近几步对陈汉升说道:“你要假装不认识,那我也没办法,但是昨晚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大学毕业前都不想谈朋友。”

    “你如果再抽烟,我就去告诉你妈。”

    陈汉升愣了一下,自己刚刚回到18年前,不愿意用这种方式和父母打招呼,而且今天是拿录取通知书的日子,已经有不少路过的学生驻足观看。

    陈汉升想了想,顺从的扔掉烟头。

    女孩微微一笑,还有一丝得意,她又从车篮子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洗把脸,一会去拿录取通知书。”

    “谢谢,我自己有。”

    陈汉升直接拒绝了。

    “切,欲擒故纵的老一套,表白失败就假装冷酷。”刚刚的男生不屑的说道。

    不过女生倒是挺倔强,尽管陈汉升不要,她还是把水放在陈汉升脚边,然后冷哼一声,推起可爱的橘黄色小单车进学校了。

    直到他们完全离开后,陈汉升突然醒悟:“她就是萧容鱼吧。”

    “在我面前就别装了。”

    王梓博有些不满的说道:“我知道你表白被拒绝心里难受,但咱们是好兄弟啊,有什么话可以和我说。”

    王梓博也以为刚才陈汉升是故意的,目的是挽回面子。

    陈汉升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拍了拍王梓博肩膀:“考上大学就已经是成年人了,独自难受是成年人的优秀品质。”

    ·····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77634589990 广告咨询:duhuluwa@163.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Copyright 2015-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uhulu.com
蜀ICP备09009645号-3 公安局备案号36060202000888
手机扫一扫访问-毒葫芦网-版权所有
{to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