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四章 好多好多的钱

    陆远曾经很自卑。

    农村的,又是单亲家庭,又很穷,从小被人看不起,被人排挤,被人孤立……

    这能不自卑吗?

    但是人就是那么奇怪,那么的矛盾。

    越是自卑的人,就越是自傲。

    陆远就是这样的一个矛盾体。

    “遇见你”咖啡厅内经过一阵寂静以后响起了一阵掌声。

    但是没有人欢呼,“致爱丽丝”的气氛还在,所以人们都不忍心打破这一阵安宁。

    陆远拿起旁边的餐巾纸擦了擦手上的汗与额上的汗,然后小心翼翼地将餐巾纸扔进纸篓里,自认为非常优雅地对着众人鞠了一躬。

    或许是那首钢琴曲的加成,看起来并不是很英俊的陆远在王矜雪的眼中竟散起了一丝朦胧的光辉。

    王矜雪也开始鼓掌起来。

    这首钢琴曲确实值得她鼓掌。

    陆远心中很其实得意,甚至可以说是乐得找不到北了。

    但是他知道自己并不能太得意,不但不能太得意,反而要装得很神圣与虔诚。

    低调,谦虚,宛如在做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一般。

    如果说唯一的瑕疵就是陆远穿的并不是燕尾服,看起来差那么一点点意思。

    陆远其实也很后悔。

    那家服装店里其实有一件二手的燕尾服的,看起来虽然有些古朴了一点,但是卖相还真是不错。

    可惜,自己却挑了西装。

    为什么?

    因为西装便宜一百块。

    好吧。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装逼归装逼,现在摆在陆远面前还有一个非常无奈又无语的难题。

    他很缺钱用。

    “再来一首!”

    “再来一首!”

    “这首再弹一遍!”

    “再弹一遍!”

    “再来……”

    掌声慢慢平息,平息以后不知谁带头吆喝了一句,紧接着整个咖啡厅又喧嚣了起来。

    刚才弹奏钢琴的少女也抬头看着陆远,很希望陆远能够再弹一首。

    同时,还有王矜雪。

    陆远再度看着所有人,然后摇摇头。

    “不了,今天我还有事,而且,我不太擅长弹钢琴……”陆远露出了一个憨笑,很诚实,很真诚。

    陆远觉得适当露出真诚的本性不影响装逼,甚至还能锦上添花一番。

    ???

    ??

    此刻的王矜雪恨不得脱下鞋子,狠狠地抽在陆远的脸上,抽得陆远连爹妈都不认识。

    不太擅长弹钢琴?

    这是几个意思?

    你刚才是几个意思?

    你是觉得我连弹钢琴都不会吗?

    王矜雪突然觉得陆远面目面目可憎,本来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光辉突然消散,变得丑陋不堪。

    然后……

    “你真的不太擅长弹钢琴?”王矜雪突然踏前一步盯着陆远。

    “嗯,确实不太擅长。”

    “那你擅长什么!”

    “我说过我是一个编剧兼导演!”

    王矜雪的目光想当锐利,锐利得让陆远下意识想到后退。

    但是……

    他不行。

    众目睽睽之下如果自己退后一步的话,那么刚才装了那么久的气势就没有了。

    所以,陆远不能退!

    尊严让他必须与王矜雪对视。

    陆远还能弹吗?

    能弹!

    起码还能弹三首!

    但是,他总共也就只会弹三首了而已。

    总不能一股脑儿全部拿出来装逼吧?

    这可不成。

    而且,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装个好逼,而是将剧本卖个好价钱。

    主次还是要分明的。

    “哦,那谈谈投资的细节吧。”王矜雪收回目光,转身继续朝二楼走去。

    “行!”陆远跟在王矜雪的后面,在所有人遗憾的目光中走向了二楼。

    少女见两人都离开了,大厅又那么的安静,于是下意识地坐回了她的钢琴椅上,弹起了自己娴熟的“尼尔河少女”,只是不管怎么弹,她都发现自己脑海中始终回荡着“致爱丽丝”的旋律。

    仿佛如同洗脑的浪潮一般,一波一波地冲击着她,让她状态全无。

    状态全无,弹出来的旋律自然是开始散乱。

    她懊恼了。

    当然,二楼喝着咖啡的陆远并不觉得旋律有什么变化。

    他压根不管这些。

    他现在很激动。

    自己的剧本终于可以骗到一个肥羊了,自己似乎真的要赚到人生中的第一桶金了。

    低调,低调!

    平静,平静!

    他反复地提醒自己。

    “你觉得拍摄出这部电影要花费多少钱?”

    “自然是多多益善,不会让你后悔的。”

    “你有把握你拍的电影能大卖,或者,能保本不亏?”

    “我能。”

    “我要提醒你,现在电影市场很萧条,百分之八十的电影都是赔钱的。”

    “那是他们,那不是我。”

    “你很有自信。”王矜雪感觉陆远身上又散发出那一抹光辉了!

    “是。”

    自信?

    陆远是从来都不存在的。

    因为路远根本不懂现在的行情与电影,如果真要说的话,他只是半桶水都不到。

    但是,陆远觉得这没有关系。

    他想要钱。

    拿一笔钱就行,至于赔不赔的关他鸟事。

    当听到百分之八十的电影都是赔钱这句话以后,陆远反而心中非常安心了。

    大家都赔钱,那么我也赔钱也没关系!

    他很心安理得。

    但是,这种情绪他不能表现出来。

    而且他得表现得足够自信,足够睿智。

    王矜雪盯着他。

    他也看着王矜雪。

    “一百万吧,我投资一百万。”

    “一百万……”陆远有些震惊。

    “是,我现在能用的钱不多,只有一百万。”看着陆远目光有些呆滞,王矜雪还以为自己投资少了,她脸微微闪过一丝红润随后又变成了坚定。

    一百万拍一部电影成本确实是太小了。

    电影拍摄质量是一方面,但是宣传也是另一方面。

    两者都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

    一百万……

    真的很难拍出一部好电影。

    还真不够。

    “我明白了。”陆远手指微微在颤抖。

    他本来只想忽悠二十万或者十万。

    没想到竟然忽悠到了一百万!

    这已经完全超出他的预料了。

    事实上,他从出生到现在还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

    他突然觉得自己要发财了。

    他想起了那一年傍晚他在夕阳下奔跑。

    那是他逝去的青春。

    以后夕阳下他能开着车疾驰,不用再用脚跑了。

    这就是成功啊!

    此刻他非常想骂一句,狗娘养的青春。

    成功人士?

    就是这么一种概念。

    “你能拍出来吗?”王矜雪突然有些担心“要不,我找人借点?”

    “你相信才华吗?”陆远突然看着王矜雪。

    “???”王矜雪呆住。

    这是要闹哪出?

    “一百万,再配上我的才华,足够让这部电影发光了,这是我的银行卡号。”陆远露出一个微笑,非常快速地拿出一张农业银行卡。

    脸上贴金他是会的!

    曾经他是一个憨憨的,诚实的,备胎级别的好人,说一句谎话都会脸红。

    但是从现在开始,他不再是了!

    他,要变了!

    楼下继续响起钢琴曲。

    咖啡厅的客人们继续安静地听着钢琴。

    陆远笑得很灿烂。

    他自认为自己的笑容很睿智。

    但是牙齿缝中的菜叶却出卖了他。

    “合同呢?”王矜雪看了看陆远。

    “合同?”陆远微微一怔。

    “拉投资你没准备好合同吗?”

    “我准备好了,就放在公司里,而且很详细!”陆远面部红心不跳“你给我一个手机号,我明天拿给你?”

    “不用这么麻烦,我跟你一起去公司拿吧。”

    “啊?这……”

    “难道不可以吗?作为投资人,我想我有资格参观你合同上的公司确认吧?”王矜雪看着陆远。

    她现在对陆远有那么一点点的兴趣了。

    “……”

    陆远慌了!

    公司?

    我特么的连饭都吃不上的人,哪里来的公司?

    此刻陆远目光深邃地看着窗外。

    窗外的阳光……

    他想起了夕阳下的奔跑。

    他想起了自己逝去的青春。

    想起了青春,他就想起了……

    两开花?

    不!

    别人是两开花,他似乎是两爆炸……

    我叫陆远。

    我现在很方。

    我该怎么办?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77634589990 广告咨询:duhuluwa@163.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Copyright 2015-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uhulu.com
蜀ICP备09009645号-3 公安局备案号36060202000888
手机扫一扫访问-毒葫芦网-版权所有
{to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