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章 弹钢琴的时候会认真点(新书求票求收藏)

    “遇见你”是横店最东边一座高档咖啡店的名字。

    陆远曾经骑车路过这家咖啡店,看着咖啡店里面那些穿得光鲜亮丽的客人们,陆远不知道背地里吐了多少口唾沫,然后脑海中又YY自己今后会有机会和女神踏入这家咖啡厅,并且穿着燕尾服,宛如一位王子一样弹奏着钢琴,让女神倾倒。

    但是今天陆远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王矜雪确实是女神级的大美女。

    天真之中又带着一丝恬静,恬静中又夹杂着些许睿智。

    但是陆远对王矜雪不敢有一点非分之想。

    毕竟在陆远的眼里,王矜雪是一个危险人物,需要打起一百二十分警惕。

    “来一杯麝香猫……”

    “好的,请稍等,这位先生您……”

    “蓝山吧。”

    陆远没有来过类似的咖啡厅,当他看到咖啡上的价格表以后,陆远心中被震惊了。

    蓝山咖啡竟然要三百块一杯。

    这价格……

    有些惊人。

    但是,陆远绝对不能让王矜雪将自己当成土包子,所以他从容地坐在了王矜雪的背后,脸上露出电视剧男主角那样的淡淡优雅笑容。

    “你不用拘束。”王矜雪看着陆远笑了起来。

    “我没有拘束啊。”陆远摇头。

    “第一次和女孩子一起喝咖啡?”王矜雪却没有接陆远的话。

    “不是!”陆远矢口否认。

    “这里的麝香咖啡很不错,很正宗,价格也不贵,也就六百块一杯,你应该点麝香咖啡。”

    “我不喜欢的咖啡,我不会喝。”陆远注视着王矜雪那一双略带深邃的瞳孔摇摇头。

    “我说了,我请你。”

    “就算你请我,我也不喝。”

    陆远很坚定。

    他觉得这是一场交锋。

    他不能落入下风。

    就算是第一次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他觉得自己也必须保持该有的风度。

    这是一个男人的风骨!

    “哦,既然不喜欢也不能强求。”王矜雪点点头,然后拿出剧本。

    昏暗的灯光下,她翻开了第二页,并且将第二页看了一遍。

    陆远看着王矜雪在看剧本以后,他则端坐在椅子上目光瞥着下方弹钢琴的少女。

    少女很恬静。

    少女的手指很灵活。

    少女弹出来的音乐很美妙,让陆远有些向往。

    “钢琴曲好听吗?”

    “还不错。”

    “好听在哪里?”

    “额……”陆远回过头看着饶有兴趣的王矜雪。

    他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有点讨厌。

    是的,讨厌。

    莫名其妙的被这个女的占据了主导地位,而自己似乎落入了下风。

    陆远很想慷慨激昂地指点一下江山,然后非常专业地点评这个少女的弹奏手法包括曲子的内涵以及自己的理解,最终在众人的惊叹下圆满地装一个逼。

    但是……

    很遗憾。

    陆远没听说过这个曲子,也听不大懂。

    附庸风雅的话不能乱说,万一说岔了,这就是装逼失败,这就很很尴尬了。

    “说不出来?”王矜雪挑衅陆远“或者说,你不懂?”

    “我懂!”

    “那你说,你听出了什么?”王矜雪笑意极深。

    她要让陆远亲自卸下那一份倔强,然后接受血淋淋的现实!

    一个老实人,为什么要装不老实呢?

    王矜雪想让陆远回归本质!

    “我听出来了,但是我不说,你不是我的知音,所以我说了你也不懂。”陆远心中很不爽。

    他自然察觉到了王矜雪的意思。

    但是,他不可能让王矜雪得逞!

    他是一个骄傲的人。

    自己装出来的逼,含着泪也要装完!

    他现在的人设可是一个高端专业人才呢!

    “我不懂?呵呵,这首曲子名叫“尼尔河少女”,四年前这首曲子曾入选央视十大名曲排名第三,两年前收进了燕影教科书《走进钢琴》的第三页,同时各大钢琴网上排名始终第一……”王矜雪看着少女,淡淡地介绍着这首曲子。

    “那又怎么样?”陆远心中不太舒服。

    “这首曲子的原创者名叫王矜雪,而我的名字,叫王矜雪。”王矜雪看着陆远的表情后,顿时露出了一个笑容。

    阳光从窗户边照进了王矜雪的脸颊上。

    王矜雪的脸颊很美。

    有一种骄傲而又神圣的美丽,还有一丝的,得意。

    “……”陆远沉默。

    他的心中后悔得不行。

    这种感觉好像班门弄斧一样,让他有些颜面扫地。

    他本想装逼,像那些贵公子一样装逼。

    但是……

    似乎被眼前这个美丽的少女装了一个泼天大逼了?

    这种滋味确实不太好受。

    “所以,我懂这首曲子,比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要懂。现在,你说,你听出这首曲子代表着什么了?”看到陆远沉默一下,王矜雪心中自然是有些舒服。

    她觉得自己能够看到陆远跪在地上,最终卸下所有的伪装。

    老实人就应该老实。

    不应该装成和其他花花公子一样。

    “哦。”

    这种感觉很不舒服。

    他就犹如一个被逼到角落里颤抖的野猫一样瑟瑟发抖。

    如果在往常的话,他或许低头,或许溃败,承认自己确实不太懂。

    老实人嘛,大大方方用最真诚的言语承认,至少别人不会太逼自己的。

    但是陆远不舒服。

    至少即将被打回原形的感觉很不舒服。

    陆远想抗争。

    所以千言万语形成了一个“哦”字,并且声音依旧很平静,就算心中乱得狗屎一样,他仍旧表面上云淡风轻,仿佛真如一阵微风吹过,吹不起任何的波澜。

    “哦可不是什么好的回答……因为这不能代表你的内心,如果你真的懂,你可以说,你可以证明自己,你可以谈论专业知识,你不懂,我也不会笑话你,因为你是导演专业,而且你的剧本我扫了一遍,我有点兴趣,也许将来你是一位好编剧。”陆远并没有像王矜雪一样承认,于是,王矜雪继续逼他。

    她打算将陆远逼进角落里,并且让陆远退无可退,避无可必地露出原形。

    陆远闭上了眼睛。

    他的心有点乱,他怕自己乱了的心影响到自己的眼神。

    然后让王矜雪自以为是地继续得意下去。

    这场交锋陆远觉得自己可能要败了。

    但是,很不甘心啊。

    “您好,两位,这是你们的咖啡。”

    就在这个时候,服务员刚好递上了两杯咖啡。

    陆远睁开眼睛,微微地品了一口,然后吐了口气。

    香醇的味道让他想到穿越前自己学钢琴时候的情景……

    那时候,自己也曾尝过咖啡,以及,那一首曲子。

    曲子并不难。

    但是很美。

    这个时候,陆远突然站了起来。

    “我想去……”

    “洗手间?”王矜雪看着陆远再次抢了陆远的话。

    紧张的时候一般人都会借故上厕所缓和一下气氛。

    不过,上完厕所以后呢?

    再逃避,也逃避不了有些东西的。

    “嗯,去洗手。”

    “为什么洗手,洗手能改变一些东西?”王矜雪看着陆远。

    “能改变。”

    “改变什么?”

    “弹钢琴的时候会让我稍微认真点。”

    “???”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77634589990 广告咨询:duhuluwa@163.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Copyright 2015-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uhulu.com
蜀ICP备09009645号-3 公安局备案号36060202000888
手机扫一扫访问-毒葫芦网-版权所有
{to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