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5章 意外流产

    慕韶涵张了张口不知该如何回答,一旁的罗向宇却迅速接话道:

    “没有的事,我跟她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说罢,还给慕微微面前的盘子里夹了些菜。

    这轻飘飘的一句话让慕韶涵彻底闭上了嘴。她视若珍宝的两年婚姻,在对方眼里原来就这样不堪一提。

    “咳,涵涵啊,最近身体怎么样?”

    慕天恩话音刚落,饭桌下就被李婷婷狠狠踢了一脚,对方瞪了他一眼,才张口阴阳怪气地说道:

    “我们微微也刚回来,她腿都伤成那样了,你怎么不关心关心我们的女儿?”

    “妈,我没事的。姐姐刚刚出院,自然是她比较重要。”

    话虽然这样说,但慕微微脸上那副故作坚强隐忍的表情却表演的淋漓精致。明明慕韶涵什么都没有做,却还是生生受了罗向宇一个警告的眼神。

    “爸,我没事的。”

    她扔下这句话,看着面前那一大桌子菜却再也没有了胃口。她忽略罗向宇对慕微微关照有加的刺眼画面,找了个理由提前上楼休息。

    佣人直接带她来到一间客房,房间位置在二楼的楼梯口,尽管关上门也可以听到下面饭厅里时不时传出的欢声笑语。

    饭桌上的气氛明显在自己离开之后热闹了许多。慕韶涵牵起嘴角扯起一个笑,看着镜子里那苍白的脸色,突然感到了一阵孤独。

    这里根本不能称作她的家,没有一个人真正的欢迎她。

    慕韶涵不知何时在床上睡了过去,最终是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的。起身打开门,低头映入眼帘的就是慕微微带着清浅笑意的脸。

    “姐,下来跟我们一起吃下午茶吧,你中午就没怎么吃东西。”

    慕微微的语气里带着关心,一瞬间让慕韶涵都有些恍惚她是否是自己之前认识的那个妹妹。

    不经意间抬头便触碰到了客厅中罗向宇向她投来的警告性目光。慕韶涵虽然不清楚对方的目的,却还是轻轻点头,跟在被佣人推着的慕微微身边下楼。

    慕微微的轮椅上下楼梯很不方便,需要有佣人提前在楼梯的一侧铺上木板,上面再铺上一层地毯防滑,再由两个人一前一后小心推着下去。

    这样“巨大”的工程,慕韶涵看到时心里都有些震惊。她想不通对方亲自上来叫自己的理由。看着几个人围着慕微微准备,她觉得自己站在一边似乎显得太过不识好歹,便走上前去一步想要帮忙。

    “你干什么?”

    手还没有碰到轮椅边,楼下便传来了罗向宇紧张的大吼。慕韶涵被吓的愣在了原地,看着他冲过来又一次推开了自己。

    “向宇,你别这样,姐也是好心想要帮我。”慕微微那张人畜无害的脸上挂起了一个安抚性的笑容,说罢,她又转过头来对着慕韶涵伸出了手。

    之后的无数个日夜里慕韶涵都不止一次的设想过,如果那天她没有伸出手,后来的一切会不会不一样——

    可惜没有如果。慕韶涵被慕微微今日的表现迷惑,没有多想伸出了手去,却在刚刚触碰到对方冰凉的指尖时听到一声刺耳的尖叫。随即自己的后腰上被人狠狠地推了一把,直直的向楼梯上倒去!

    一阵天旋地转,等到慕韶涵反应过来时眼前已经乱成了一片。她倒在楼梯下浑身像散架一般酸痛,尤其是小腹,更是传来一阵收缩的痛意,让她的额头冒出冷汗来。

    她下意识地抬头向楼梯上看去,伸出手向罗向宇求救,可对方却居高临下地站在楼梯上,怀里抱着瑟瑟发抖的慕微微。

    对方窝在他怀里,脸上是受惊的表情,却在所有人都没看到时对她轻笑了一下。

    罗向宇冷冷地目光紧盯着她,眼睛里满是厌恶:

    “慕韶涵,没想到你竟然这样卑鄙,她可是你的妹妹!”

    慕韶涵刚刚张口想解释,对方却不由分说地宣判了她的死刑。

    身下传来一阵湿漉漉的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身体里流走。慕韶涵痛得眼前发黑,昏过去之前只来得及祈祷,这一切只是一场梦。

    是梦吧,否则自己怎么会这样痛,从身到心。

    慕韶涵半梦半醒之间能够感觉到眼前是一片刺眼的白光,身下是冰冷毫无温度的床。有戴口罩的医生在她身旁走来走去,接着身下传来一阵剧痛,她疼昏了过去——

    再一次醒来时,慕韶涵的床边只坐着慕思思一个人。她身穿一条白色长裙,好整以暇地坐在轮椅上看着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看到慕韶涵醒来,慕微微脸上的笑意加深,说出口的话却宛如一片片的刀子,狠狠地扎向慕韶涵的心里。

    “怎么样,失去挚爱的滋味还好受吧?慕韶涵,你怎么能这样不小心,为了陷害我搭上自己孩子的命呢?”

    慕韶涵的脑子渐渐清醒过来,她想起了晕倒之前的所有事。当时她就站在罗向宇身后不远处,却意外被人推下了楼梯。慕微微的轮椅那时候也不知怎的突然向楼下滑去。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身旁还有几个佣人,场面十分混乱。可慕韶涵记得清清楚楚的是,罗向宇就夹在她与慕微微之间,只要他转身拉自己一把,她就不会摔下楼梯流产。

    可自己狼狈的滚下楼梯之后,却看到罗向宇怀里紧紧抱着慕微微,向她投来厌恶的目光。

    “是你……是你陷害我!”慕韶涵明白过来,眼泪不受控制地便落下。一个孩子就这样在她的身体里消失,仿佛带着她的心一起走了一般。

    病房里除了慕微微之外并没有看到别人,慕韶涵身上还提不起力气,气的浑身发抖。

    “慕微微,你为什么要回来?当年的事情别人不清楚,你不会不知道。是你自己做了错事得不偿失,现在还来害我的孩子,你――”

    “对,我的确做了错事,我做过最大的错事就是离开这里,给你留下机会!罗向宇是我的,你凭什么有他的孩子?慕韶涵,你不配!”

    慕微微说这话时面目狰狞,完全不似在人前那样温柔单纯,慕韶涵竟然真的以为她变了,现在看来,不过是更会伪装罢了。

    麻药的药效过去,慕韶涵的伤口开始发痛,额头也冒出了虚汗,面对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慕微微,她根本毫无招架之力。

    孩子没了,她觉得自己的心也一起死了。心知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慕微微得到应有的惩罚,她陡然生出了一种无力感。

    “我跟罗向宇已经彻底结束了,慕微微,这个孩子是我最后的一点牵挂,你为什么连我这最后一点希望都要剥夺?”

    慕韶涵知道慕微微恨她,可那是一条生命,她怎么下得去手?

    “这是你和你那个好妈妈欠我的,慕韶涵,我也要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慕微微嘴上说着这种话,脸上竟然还能挂着天使般的笑容,这巨大的反差让人忍不住心生寒意。下一秒,她竟然直接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低头看着慕韶涵。

    “你,你的腿……”

    “对,我的腿根本没事,可是不这样又怎么能让向宇对我心怀愧疚呢?”慕韶涵,你输了,这一次你输的彻彻底底。”

    伴随着她的声音,一股寒意从慕韶涵的脊背升起。时隔两年,面前这个女人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

    “你就不怕我告诉所有人你的真实面目吗?”

    慕微微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面上忽然扯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接着嘴里发出一声尖叫,身体倒向身后的轮椅,又因为惯性狠狠撞在墙壁上,发出一连串巨大的声响。

    罗向宇刚刚走进病房里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他心里一惊,快步走到慕微微的身边扶住她。

    “姐,我知道你刚刚失去了孩子情绪不稳,可那是一场意外,你不能这样对我啊……”

    慕微微声泪俱下的控诉着,眼睛泛红,适时的落下两滴眼泪,看上去更加楚楚可怜。她躲在罗向宇的怀里,一副受到很大欺负的样子。

    慕韶涵根本没有注意到罗向宇是什么时候出现在病房门口的,此刻她看着对方怒目而视的样子,百口莫辩。

    “慕韶涵,你没有如愿把微微从楼梯上推下去很遗憾是不是?反而因此流产,这就是你的报应。你做过的事报应在了你孩子的身上,这就是代价!”

    “那也是你的孩子啊。”慕韶涵只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一只无形的手仅仅攥住,痛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可面前的罗向宇却根本不再理会她,转头安慰起了慕微微:

    “微微,我知道你心地善良,可是这样的女人根本没什么好值得同情的,你根本不用来看她。”

    “可是姐姐毕竟是因为我才流产的……”

    慕韶涵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个女人瞬间变了一副面孔颠倒是非陷害自己,再也忍受不住,用尽全力张口张口对罗向宇吼道:“根本不是她说的那样,是她陷害我,就连她的腿伤都是假的!”

    罗向宇闻言却连表情都没有变化,站起身来冷冷地对她说道:

    “慕韶涵,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你竟然还不死心,还在口口声声污蔑你妹妹。所有的事都是我亲眼所见,收起你的那些蹩脚手段吧!”

    慕韶涵这才明白了之前对方脸上那个诡异笑容的含义,慕微微根本不怕自己的揭穿,因为她所说的话根本就没有人会相信。

    一股无力感顿时将她笼罩,看着这个自己曾经深爱的男人,慕韶涵心中只有无尽的失望。

    “慕韶涵,看在过去两年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这件事,只是你要记住,从今以后你就跟我罗向宇再没有任何关系。”

    留下最后一句话,慕韶涵亲眼看着对方推着慕微微离开,而她的心也一点点沉了下去。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77634589990 广告咨询:duhuluwa@163.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Copyright 2015-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uhulu.com
蜀ICP备09009645号-3 公安局备案号36060202000888
手机扫一扫访问-毒葫芦网-版权所有
{to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