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章 他的冷漠

    半夜,慕韶涵在漆黑一片的房间里睁大眼睛,男人粗暴的动作让她眉头紧皱。

    慕韶涵知道,他这是在发泄。发泄对她的不满,发泄自己心里的怨气。

    两人虽然结婚两年,却早已是名存实亡。两年来一直如此,就算罗向宇喝的再醉,碰她之前也总会把灯全关掉。

    因为……

    “慕韶涵,你让我感到恶心。”

    “怎么,你平时不是挺有手段的吗?不会不知道在床上是讨好我的最好时机吧?”

    明显羞辱态度的话语让慕韶涵心中的酸涩更甚。随即,她生出了些疯狂的想法——

    下一秒,慕韶涵那柔滑细嫩的双臂主动举起,像是小猫一样轻挠着对方的痒。

    罗向宇的动作顿了一瞬,随机更加的激烈起来,两个人都带了从未有过的疯狂。

    这两年以来慕韶涵早已经习惯。罗向宇只有在醉酒过后才会来她这里,“例行公事”过后便不愿再多看她一眼。

    就像他说过的话:

    “慕韶涵,你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怎么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

    “别开灯,我不想看到你。”

    “你别痴心妄想,我跟微微都不会原谅你的!”

    罗向宇那边没有任何声音传过来,慕韶涵侧过身子,悄悄往对方的方向移动了一下。窗帘缝隙中透过的月光将罗向宇的背影轮廓勾勒出来。

    慕韶涵忍不住伸出左手,在空气中细细描绘着他的背影,接着向对方的腰上靠去——

    她想体会一次拥有对方体温的感觉。

    空中那只手无声地寸寸移动着,只要再多几毫米就可以碰到,原本安静的房间里却忽然想起一道冷漠的声线,让她心里一惊:

    “拿走,慕韶涵,你脸皮怎么这么厚?”

    一瞬间,慕韶涵的那只手僵在了半空中。

    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她却还是不死心,胳膊已经酸痛不已,但比之更痛的是慕韶涵的心。

    今天是他们结婚两周年的日子,可是很明显,罗向宇根本不记得。

    “向宇,微微的事情……”

    “你住口!”罗向宇在听到那个名字时转过身来,一双眼睛就算是在黑夜里也难掩怒气。

    “你不配提她的名字。慕韶涵,像你这样狠心陷害自己妹妹的女人,根本就不配提她的名字!”

    想到微微离开之前那脆弱无助的神情,罗向宇一阵心疼,看她时的目光更加憎恨。

    慕韶涵早就预料到提起这个对方会生气,却还是忍不住辩解:

    “罗向宇,我说了我没有陷害她,当年的事情——”

    “我只相信我自己眼睛看到的事实!慕韶涵,这么多年了你还在我面前演戏,不觉得腻吗?”

    因为这一句话,慕韶涵彻底闭嘴。对方只相信那个女人的话,她又何必再自取其辱。

    两个人都不再开口。罗向宇依旧背对着慕韶涵躺下,一副划清界限的样子。

    一夜无眠,直到外面的天蒙蒙亮起来,慕韶涵揉了揉酸涩的眼眶。

    镜子里,温热的水流倾洒冲刷着她的身体,上面布满了昨夜疯狂过后留下的青紫痕迹,这恐怕是罗向宇留给她最后的印记。

    没过多久慕韶涵便出来,拿出了衣柜中早就准备好的行李箱。

    小小一个几寸的箱子,装满了她在这栋房子里所有的东西。慕韶涵一直就像是一个住客一样,现在期限到了,也该乖乖离开。

    最后她来到床边,忍不住低头看着罗向宇。他睡着之后很安静,眉目都软了下来,像一个大男孩儿搬人畜无害。

    “罗向宇,再见了。”

    慕韶涵轻声说着,将自己手中的一份文件放在了床上,转身拉着箱子出门,没有再回头。

    在她身后。罗向宇睁开眼,嘴角浮现出一抹嘲讽。

    慕韶涵,欲擒故纵是吗?你的手段还是这么卑鄙至极。两年了,你终于忍不住了,只是这一次希望你能永远消失!

    虽然这样想着,可罗向宇心里也不知怎么忽然便有一种烦躁感。他翻了个身,看到了之前慕韶涵放在床上的那几张纸,上面几个大字印得异常清晰:离婚协议书。

    “慕韶涵,你长本事了!”

    罗向宇忍不住低骂出声。他粗暴地扯过那几张纸坐起来,直接翻到最后一页。慕韶涵娟秀的字体端端正正地签在那里,仿佛彻底与他之间划清界限了一样——

    别墅外,慕韶涵拉着箱子一出门便迎面碰到了刘妈,对方看到她眼眶红红还拿着行李,当下便着急起来。

    “涵涵,你这是做什么?拉着箱子要到哪里去,是不是又跟先生闹矛盾了?”

    “刘妈,这两年谢谢你对我的照顾。我跟他……已经彻底结束了,你保重。”慕韶涵态度坚持,不顾刘妈的阻拦直接离开。

    她最后站在拐角处回头望了一眼,那个房间里窗帘还拉着,他大概还不知道自己离开。醒来一定觉得很庆幸,这个纠缠不休的女人终于离开。

    “罗先生不好了,我刚才看见涵涵拿着行李走了……”刘妈第一次这样冒失,不顾罗向宇的卧室便直接闯了进来,嘴里嚷着。

    此刻的罗向宇已经站在房间里,发现对方的东西似乎并没有减少,她像是早就准备离开一样。这个想法忽然让罗向宇生出一股怒气。

    他以为当初被逼签下的一纸婚约终于能够解除,自己应该是开心的。 可从今天早上对方离开之后他却忽然乱了。

    凭什么那个女人想来就来想走便走。她当初为了留下用尽手段,现在还没有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就离开。

    不能这样便宜了慕韶涵!

    罗向宇想到这里没有再纠结,直接拿过一旁的车钥匙疾步离开了别墅。

    不知是不是因为昨天一夜没睡,哭了很久的缘故,慕韶涵走在路上的脚步渐渐沉重起来。

    她渐渐觉得双眼酸涩不已,头似乎也隐隐作痛起来。拉着行李箱的手渐渐无力,双腿也像是灌了铅一样,几乎是一步一步向前挪动着。

    罗向宇看到慕韶涵时她便是这幅很虚弱的样子。只走出了不到一千米便似乎已经快要晕过去了一般,速度慢得像乌龟爬行。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追出来,也忽略了在看到她之后心里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

    罗向宇并没有立刻下车,他想要看看这个女人欲情故纵的把戏究竟能玩多久。

    太阳的温度似乎越来越灼热,脚下的柏油道路也有了烫人的温度。慕韶涵的眼皮渐渐沉重起来,小腹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传来一阵绞痛。

    终于,她停在了原地,箱子被一颗小石子硌到失去了重心,人也随之一倒——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77634589990 广告咨询:duhuluwa@163.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Copyright 2015-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uhulu.com
蜀ICP备09009645号-3 公安局备案号36060202000888
手机扫一扫访问-毒葫芦网-版权所有
{to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