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章 前尘往事

    “爹爹,兄长!”

    “……”

    楚衣梦中惊醒,努力支起身子,然而,却是徒劳无功,身上的脊柱早已被人生生打断,此刻,她只能像是软骨动物一样,趴在地上,勉力支撑。

    几日了?

    如狗一般这样活着,有几日了?!

    好像已经记不清了。

    楚衣勾了勾嘴角,如玉的脸庞早已遍布伤痕,纵横交错,配上她的笑容,竟是硬生生多了几分诡异。

    吱呀!

    门,打开。

    韩清雅脚步轻挪,施施然走了进来:“楚衣,你还真是硬骨头!怎么,又梦到楚将军他们了?要说起来,他们死的也真惨,若是泉下有知,不知会不会从地狱里爬出来,掐死你。毕竟,你们楚家,就出了你一个败类!”

    楚衣没有开口,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她,双眸血红,透着森森的恨意,这个女人,都是这个女人!

    如果不是她,他们楚家,又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

    楚家满门忠烈,竟是没有一个落得好下场!爹爹死了,兄长们也死了,到头来,反倒是她这个罪人,一直活着。

    “因为你,大郎枪挑十八名将,精疲力竭,横死马下;因为你,二郎分身乏术,葬身悬崖;因为你,三郎乱军之中被马蹄踏成肉泥……”

    “韩清雅!”

    “哦,对了,还有你四哥五哥六哥七哥,竟是没有一个好下场!”韩清雅幽幽的开口:“楚衣,我若是你,便早就不活了!可怜你爹爹,不愿被俘,撞碑而亡,到头来,却还给你留下口信,要你好好活着!”

    滴答!

    楚衣眼角渗出两滴泪水,然而,这泪却是血红血红的,那根本不是泪,是血!这些年,她早已经将泪流干了。

    现如今,也就只有这一身楚家血脉了——

    韩清雅嗤笑一声:“哭了!楚衣,我还以为,你会无动于衷呢!毕竟,你对楚家人也没什么感情不是!可怜你那大嫂,孤儿寡母,昨夜将军府一场大火,竟是连渣都不剩了!现如今,楚家除了你,可算是绝了后了!”

    楚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然而,还是觉得呼吸困难,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错了,什么都错了。

    “楚衣,我若是你,就早早的将柏家医典交出来,免得亲人枉死,楚家绝后!说,只要你说了,我就可以放过你!甚至,让你重回钱家,你不是喜欢钱冀南么,要说起来,你也是真蠢,抛夫弃子,非要跟他私奔,可怜那个男人……”

    “我、我不知道。”楚衣说了无数次,然而,她不相信!只因,一个不存在的传言!可怜他爹爹,可怜她兄长,竟是受了她的连累。

    韩清雅揪着她的衣领,一把将人扯过:“不知道?!楚衣,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你说,你一身医术,到底是怎么来的!”

    楚衣舔了舔唇瓣,一字一顿:“你想知道?来,往前一点,我告诉你!”

    嘶——

    牙齿,刺破她的皮肉——

    楚衣用力咬着她的脖颈,硬生生逮下一块肉来!

    韩清雅惨叫一声,摔在地上,脖颈处涌出大量的鲜血,有点黑,有点臭,周遭的皮肤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腐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难闻的味道,仔细品品,好像还有一缕异香,不甚明显,却是引得空气中的某些生物,都开始躁动起来。

    楚衣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医典,哪里有什么医典?!不过是她比旁人多活了一辈子,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前,做过外科医生罢了!

    这一世,机缘巧合,母亲出自神医世家,所以,才有了诸多误会。

    好在,她也跟着柏家学了不少本事,行得医,使得毒!最好的神医,也是这世上最好的毒医。

    以命为引,见血封喉!

    如今,韩清雅作为病原体,不久后,整个儿京城将会兴起一场怪病,无一活口。

    恍惚间,仿佛看到钱冀南闯了进来,抱起地上的人转身离去,期间,并未看她一眼!是了,听说他们已经成婚,夫妇和顺,恩爱不疑。

    “拖出去,喂狗!”

    “……”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77634589990 广告咨询:duhuluwa@163.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Copyright 2015-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uhulu.com
蜀ICP备09009645号-3 公安局备案号36060202000888
手机扫一扫访问-毒葫芦网-版权所有
{to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