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5.托付

    雨后的盘山公路上,头尾四部越野吉普正卷着泥浆,在夜幕中行进。

    已经卸下了背后金属匣子的劳简坐在其中一部车里,带着伤员、战利品以及小队部分成员,正赶往周边最近的一处救护站,同时也是资源收集点和补给点。

    车内气氛有些低落,因为先前那场战斗的冲击,更因为战损的弟兄。

    “那东西”来得越来越频繁了。曾经他们752小队驻守的区域,一年下来最多也不过一到两次出击,而今年,仅仅是过去的八个月时间,他们就已经出了四次任务,牺牲了十一名弟兄。

    这种情况不止在752区域出现,听说很多地方都有这个趋势。

    这似乎预示着一些什么,如古人说的,山雨欲来风满楼。只不过现在上面还没有说法出来,他们也只能做好自己的这一份。

    “劳队。”车内有人开口,像是特意为了打破沉闷的气氛,笑着说:“那小孩还挺有意思的……你说他开始说两跟五的时候,是打算说百啊,还是千啊,最后口气一转说了万,心还不小。”

    车上的人都会心笑起来。劳简也一样。

    “农村孩子,这一万块钱……好大的数字了,亏他命都差点没了,竟然还敢开这个口。”

    “要钱不要命,倒也是份实在。”

    “是啊。不过转头想想,他到底凭什么跟咱劳队讨价还价来着?”

    “他什么都不凭。”议论声中,劳简开口,把话接了过去,“就是因为见着生死了,他才把最后的勇气拿来替家人争取一点将来生活的依靠……他家也许就他一个孩子。未求生,先虑死……那是个好孩子。”

    劳简当然不知道,那个好孩子先前其实有想过趁他昏迷掐死他。

    劳队喜欢那孩子,甚至是欣赏。车内大伙儿都听出来了。

    “那,劳队你真准备帮他申请那个特招参军补贴?”开车的队员扭回头,好奇说:“咱们联军本身,好像没有这个规矩吧?”

    蔚蓝联军一定意义上是全球性质的,目标、使命一致,协同作战,也在经济和物资方面互补。

    其中华系亚共和国方面因为承担着大量人口和广袤土地的防御任务,得到来自联军统筹部门的分配和援助,一直都很充分。

    所以,在于联军而言,钱,并不是问题,问题是没有这个规矩和条例。

    “试试看吧,我让大科报告申请安排参军手续的时候,顺带也提了一下这事。”劳简笑一下,说:“就算申请不下来,我自己手头还有一些呢……反正我孤家寡人的,也没处要用钱。”

    联军确实有工资或者说补贴,劳简作为战斗小队队长津贴不低。只是,他已经没有家人了,这些年来,多数收入都补贴给了身边需要用钱的弟兄。

    车内因为触及这个话题而短暂的沉默了一会儿。

    不过事实摆在他们眼前最紧要,也最需要犯愁的问题,其实并不是这些,而是那块之前不翼而飞,失踪的源能块。

    作为每次行动最重要的战利品,上头回回都跟狗馋骨头似的死盯着的东西,它本该来自梭形飞行器,大些或小些,都没关系……

    而这次的情况,却是它竟然连一点儿渣都找不着。

    “事情倒也不是没有先例,我听说这种情况,以前在国外出现过,最后的判定就是源能块正好耗尽。”

    “就是啊,反正咱们这里肯定没人拿,那玩意咱们拿手里又不能直接用,交上去提炼了反而还能奖励回来一点,谁会犯那个神经?!”

    “问题不在咱们,在上头信不信啊,居然这么巧,连一点渣都没剩……”

    车内充满着忧虑情绪,议论纷纷。

    “没事的,咱们自己问心无愧就好。”劳简安抚其余人说:“大不了到时候我去给他们问问话,多写几份情况说明报告就好……最多,也就被隔离审查几天。”

    他说的算轻松,但是,隔离审查,其实并不是一个轻松的词。

    …………

    “对了,那个……他们叫做源能块的东西呢?”

    房间里,一夜没睡的韩青禹已经把他之前的遭遇,所见一切的不可思议,都仔细回顾了几遍,终于他也想起来这个细节了。

    那东西他分明看见了,甚至还被砸中一下。

    按说砸我身上后,应该就是落在土坑里的,可是那个坑,他们翻了那么多遍……所以不会真的还在我身上吧?夹皮带里了?

    一下从床上翻起来,韩青禹翻检皮带,衣服,裤子……最后干脆把自己脱光光,把衣裤都提起来甩了又甩。

    可是,没有,那玩意儿依然全无踪影。

    倒是脱光后,韩青禹意外发现自己心脏位置有一处边缘轻微泛红,而主体部分黑漆漆的,像是煤炭擦上去的脏污。约一条蚂蝗的样子和大小。

    随手用拇指肚擦了擦……发现擦不掉。

    那块痕迹似乎嵌在皮肤里。所以,该不会是金属块烫的吧,碰着不烫,但其实伤人?可是不疼啊,一点感觉都没有……哪有这种道理?

    这样还不如说是我之前在地上磕着了,瘀伤,疼时太紧张没察觉,大概还更有可能些。

    顶着混乱了一整个晚上的脑袋,韩青禹什么都想不清楚。

    “哐嗒嗒嗒…”

    轻微的碰撞声从屋外传来,那是水缸盖子移动,洋铁水勺晃动的碰响,韩青禹多年来一直很熟悉。

    窗外天光还只是灰蒙蒙一片,爸妈又已经起床了。挑水,做早饭,喂猪,再上山或下地……平凡的日子就是这样子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我刚看了一眼,青子屋里灯亮着。”

    “嗯,怕是心里头难受,一夜都没睡。”

    “是啊,可是咱也不知道应当怎么劝。”

    “唉…我这看着,心里头也跟着难受。”

    爸妈压着嗓子的对话声不很清晰,韩青禹安静听着,听着。脑中翻转,他仿佛突然可以想见一些将来可能发生的场景:

    【当他牺牲的消息突然传来,在这个平实的家门;当父母白发苍苍,膝下无人……】

    昨晚回来后,韩青禹始终守口如瓶,什么都没跟爸妈提,不知道怎么提,更一丝不敢提。

    但是,他终究是要离开的,而且只剩一天时间了。

    虽然已经坚定信念,会用尽一切办法努力活下去,争取将来有一天可以回家尽孝,但是现实的情况,韩青禹依然不得不先考虑:如果自己某天突然死去,留下爸妈两个……

    想着最后这点时间应该做些什么,还能做点什么,韩青禹穿好衣服开了门,走到厨房,站到爸妈面前,迎着他们关切的目光憨憨地笑了笑。

    “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啊,青子?”老妈藏着担心,关切道。

    “我……爸,妈,我想赶早出趟门,去县里。”

    老妈:“去干啥呀?”

    “去……”韩青禹心里早有预设,不待思考便直接说道:“我昨天夜里才突然想起来,温继飞以前好像说过,他家里有部队的关系,就想去让他帮忙打听打听,看有没有办法找找门路……爸,妈,我想好了,还是想去当兵。”

    “啊?!真的啊?!”朴实的父母亲听到这消息,一下几乎雀跃起来。

    对于温继飞,这个儿子高中四年下来最好的朋友,韩友山和张洁霞一直都很熟悉,闻言没有丝毫怀疑,顿时都激动起来。

    “嗯,他是这么说过,所以我想赶早去打听一下……听他当时的口气,事情说不定真的能办。”

    板上钉钉的事,韩青禹自然不介意说得稍微笃定些。

    看着爸妈眼神里惊喜绽开的光彩,他心里也跟着开心了一下。不管怎么说,终于是有件事,能让爸妈暂时宽心、喜悦和自豪一下了。

    事实韩青禹也确实去准备找温继飞的,只不过不是为了托关系,而是准备托付这个人生最好的兄弟一件事情,他已经把待会儿见面要说的话都先想好了:

    【我要去当兵了,说是去边疆,会有些风险。我这胡思乱想,怕万一真的那么不凑巧,将来哪天,我突然就没了……这不就怕个万一嘛,要真有那个万一的话,你以后有时间有能力,记得帮我照应一下家里。】

    (新书艰难,大伙帮忙点下收藏和推荐,谢谢了。)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77634589990 广告咨询:duhuluwa@163.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Copyright 2015-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uhulu.com
蜀ICP备09009645号-3 公安局备案号36060202000888
手机扫一扫访问-毒葫芦网-版权所有
{to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