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2.这不是变形金刚

    韩青禹并没有看到后来的这些,包括突然失去信号冒雪花的电视机,以及月亮下面出现又消失的黑影子。

    当然,就算看见了,他也一样不会觉得这有什么特殊和不可思议。

    他此时正走在路上。

    因为是群山环抱的一个村落,地势崎岖,封龙岙村民们的房屋并不很集中。今个儿办酒席的叔公家在村头,而韩青禹的家在村尾靠山边的位置,相隔其实稍有些距离。

    他也没从村子里过,而是走的村外面的山道,这样能近些,更重要能少遇见些人。至于说夜路,今晚有月亮呢,且他早走惯了。

    山林边的微风里,裹着些许凉意和轻微的呼啸。

    所以,真的就不考了?那我以后怎么办,应该去做什么?

    种地,娶妻生娃,留下来以后做个村会计?还是出去,像在学校听说的那样去城市打工,赚钱孝敬爸妈?我,能行吗?

    他开始有些迷茫。

    难得一次,不会抽烟的韩青禹想抽根烟,正好今个儿新郎官发的一双红双喜,他还放在衬衣口袋里,没来得及交给老爸。

    低头摸了其中一根放在嘴里,又摸了摸口袋……他才发现自己压根没火。

    也许是因为终于离了人群,离了所有人视线的关系,一直郁积的情绪就这样因为这点儿不顺,突然集中爆发了,突然就整个人委屈难受,崩溃得不行……

    这样的情绪状态,韩青禹不敢直接回家。

    也许五分钟,十分钟,或者更久一些,韩青禹依然坐在离山道不很远的月光树林里,在一圈砍伐过的空地边,一块大青条石上。

    不过,他脑中混乱的情绪,好歹是平复下来了,现在整个人很安静。

    除了草间虫鸣,四周也很安静。

    事实证明,人就算没看见形状,也没听见声响,当有一件足够大的东西掠过头顶,总还是有感觉的。

    韩青禹突然察觉了头顶上方的异样,抬头向上看……

    一个黑乎乎的,圆锥状的东西,就这么突兀而又自然地,在他的视线里渐渐放大,缓缓下落,最终停在了他身前大约三四十米远的空地上。

    整个过程既没有喷射的火光,也没有太大的响动。除了间或几声,灌木被压倒折断的脆响。

    它也许吉普车那么大,或者更大点儿,但也大得有限。

    是金属,虽然没有任何反光,但是有金属的质感。

    所以,这是什么啊?

    外星飞船,UFO?还是军用的新科技?韩青禹是爱看科幻和军事杂志的,上学时在同学手里也看过一些,不免就先这样思考了一下……

    下一秒,“会不会有危险啊?”韩青禹整个人猛地警醒,紧接着身体往前一纵,直接就扑进了灌木丛下的一个土坑里。

    夏季繁盛的灌木和杂草把他遮得严严实实。韩青禹屏住呼吸,小心观察。

    约一分钟过去了,圆锥体并没有打开,也没有机械的响动。

    反而是密集的破风的呼啸声,先从两面的山林间嗖嗖传来。

    人。

    统一穿着衬衫样式灰色制服,背上背着一个暗沉色调金属匣子,身上有几处缠着奇怪金属带子的,手上拿刀的人。

    大约三四十个,如黑暗中的疾风一般,从林间两面狂奔而来。

    也可能不是人。

    虽然他们暴露在外,完全是人的样子,但是人,不可能有这么快,就是奥运冠军都不可能跑这么快。

    这都什么啊?!

    就在韩青禹的眼睛和脑子都陷入混乱的又十几秒时间里,那些“人”,已经冲到圆锥体旁边。

    与此同时。

    圆锥体上方似乎也终于打开了一个天窗,接着,弹射出来了两个“东西”。

    韩青禹下意识选择用“东西”来形容它们,再不然就只能是“变形金刚”。

    但是,不是。韩青禹在温继飞家看过变形金刚,而眼前从圆锥体里弹射落地的那两个东西,并没有变形,它们看起来大概是穿着“全身黑色钢铁盔甲”的人。

    也许因为铁甲的关系,体型看着比一般人都要高大不少。若真是人,怕得有两米高,250往上的体重。

    所以,机器人吗?好高级。

    因为它们的“盔甲”实在太过贴合身体、骨骼和肌肉了,看起来也太过灵便,一点都不像杂志、电影里所呈现的机器人那样,只看外表就给人感觉沉重、迟滞和笨拙。

    只不过因为韩青禹并没有接触过类似“外骨骼战衣”这样的概念,才会笼统地把它们叫做机器人。

    总之,所有的一切,就这么一下全都超出了韩青禹过往的认知,也超越了他的判断能力。

    而出现在他眼前的两方,显然是互相敌对的。

    没有对话,没有缓冲,战斗在双方接触伊始就已经直接爆发。如同一个狼群与两头猛虎的正面遭遇,迅速而猛烈的对撞……

    冲锋的人群背后,暗沉金属匣子从内部渗透出来一抹抹晶蓝幽光,连片闪动……伴随这光,人群冲击的速度陡然再次提升。

    被鞋底掀起飞溅的泥土碎石在空气中嗖嗖作响。

    黑甲的机器人立在原地,双手持握巨大的伞状柱剑,两人一致,由高向低,重重地顿地,直至小半截剑身没入地面。

    气爆一般的冲击面,震感沿着地面蔓延,尘土升腾,碎石飞溅。

    这一击,冲在最前锋的一拨人几乎全被阻滞,更有一部分被震得飞退,倒地。

    但是,人群后续的冲锋一刻也未停,很快,就有另一部分人趁着空隙,顶着气爆和土石,完成了近身。

    ……短兵相接的厮杀,开始了。

    整片战场的情况开始变得愈加混乱、快速而激烈,教人根本看不清。

    某一刻陡然响起惨叫声中,突然有残肢落地,血水如泉水般从断口涌出,在惨白的月光中渗透地面,染红土石。

    韩青禹没有跑,也不敢起身,就这么趴在坑里,茫然而呆滞地看着这一切。不是因为他胆子大,而是他……他自己现在也没空去思考这个问题。

    “好像打不过。”隔一会儿,他甚至还突兀地,在心里下意识做了一个战场双方实力对比判断。

    “人”,好像打不过“机器人”。

    他们胜在人多,但是那两个机器人明显更强。

    他们手里的刀似乎很特别,锋利坚韧到可以在闷响声中斩破铁甲,但是机器人手里的像是“收束的特大号黑伞”的那两柄柱剑,更大,显然也更强大。

    而且,两个机器人确实一点都不像寻常以为的那么笨重和迟滞,它们灵活迅速极了。

    闪转腾挪,冲刺、急停,再反向运动,速度和衔接快到……至少如果有人想开车撞它们,来十辆吧,二十辆,照样一点机会都不会有。

    变形金刚急停转向还刹车摩擦冒火花,还有点儿惯性需要克服呢,而它们,看起来几乎就像是根本没有那回事。

    当然它们也没有变形金刚那么夸张的体型就是了。视觉角度,它们远比变形金刚更像是人。

    总之,个体的劣势,简直太大了。

    只一会儿,“人”这边,就已经倒下了五六个,其中至少两个当场身亡,另外的几个,看起来也都伤得很重,一时根本站不起来。

    韩青禹看到有被洞穿胸口的“人”,暂时被挂在机器人的伞状大剑上挥舞,血雨纷扬。

    但是,他们仍然用牺牲做到了一件事:战场分割。

    两名黑甲机器人现在已经被分隔在两个战圈里了,单体抵御着来自四面八方,人群小组编队后的轮番进攻或突袭。

    战况似乎进入了分割包围后的绞杀阶段。

    只可惜,双方个体实力的差距依然巨大,绞杀的一方正面对拼不过,极端依赖背身和侧身位置的突袭牵制,一旦被预判捕捉动机,反而更容易死伤。

    韩青禹依然趴着,看着……

    “嗖…噗。”

    似乎是一块刀身上被震碎弹飞的铁片,突然间从他的头顶上方斜飞而过,而后扎实地嵌进地面的泥土里。

    强劲的破风声代表着速度和力道,若是铁片再低一些,现在或已经将他削去一截。

    只一瞬,冷汗满身。

    铁和血把韩青禹从之前那种懵了的和无知好奇的旁观状态中一把拎了出来。

    生死面前,高考失利原来只是那么小的事情。

    这个十九岁的农村少年终于开始意识到生死临界,那一股真实的令人颤栗的恐惧,意识到自己到底遭遇了怎样特殊的事件和危险的处境。

    现场的战况越来越激烈,碰撞的声音意外地并不尖锐,带着闷响不绝于耳。

    现在跑,不被发现的几率太小了。紧贴地面,埋身在土坑里,韩青禹抱着最后一丝侥幸,一边无法控制地微微颤抖,一边祈祷战斗能打到远处去,或赶快结束,无人发现自己。

    但是,他倒霉……战场中突然“扑”的一声。

    一个身影陡然整个倒飞十几米,扑棱棱,像一只被踢飞的鸭子,落在了韩青禹身边不足两米远的一丛灌木杂草里……

    “好像还没死。”韩青禹听见人还在痛苦的喘息。

    “但是……应该也差不多了。”他想到。

    同一时间,韩青禹也终于完全确定了,背金属匣子的那群,真的是人。

    因为他终于清楚听到他们说话了,当场同时好几声音因为刚才这一幕而冲着他这边方向叫了一声,“劳队”,语气里夹杂焦急、担忧和愤怒。

    一阵惊呼声中,韩青禹抬头。

    战场中,一个损伤略显严重的机器人正对着他这边,抬起它没有握剑的一边手臂。

    这是……要补一枪吗?不会是激光炮吧?袖箭,飞刀?机械手臂脱离?

    韩青禹扭头看了一眼,发现躺在灌木下面那家伙……正睁着眼,眼神虚弱地看着自己。

    既然这样子,他不做点什么,好像说不太过去。

    几乎是下意识的,朴实的农村少年韩青禹伸手把人往自己趴地坑里拉了一把。

    还好,因为有一点坡度的关系,这并不费力。

    而另一边,背着金属匣子的那些人,也迅速地不计危险一股脑儿扑了上去,阻止了机器人试图“补枪”的举动。

    灌木遮挡,没人看清这边的情况,似乎一时也无法分人救援,他们加紧了攻势……激烈的战斗还在继续。

    “好像晕过去了……嗯。可是,他刚才看见我了啊!糟。”

    “所以,要掐死他吗?然后再推出去。”

    “再然后呢,继续趴着,还是拼一把找机会爬走?”

    韩青禹看着身边这个嘴角渗血,不能动弹,但是显然还活着的家伙,默默思考着。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77634589990 广告咨询:duhuluwa@163.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Copyright 2015-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uhulu.com
蜀ICP备09009645号-3 公安局备案号36060202000888
手机扫一扫访问-毒葫芦网-版权所有
{to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