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四章 山中有秘

    转眼间,郭宋在清虚观已经度过了半个月。

    他的日子过得很平淡,每天五更起床,和师兄们一起打坐,用木真人教他的特殊方式呼吸,就是在急促和悠长之间切换,口诀由七十二个长呼吸和七十二个短呼吸组成,长短相间,十分复杂。

    不过郭宋发现自己确实很有天赋,《玄门日诵早坛功课经》,自己只读了两遍便可一字不错地背出来。

    至于晦涩的呼吸口诀,自己居然只听了一遍就记住了,在练习三天后,就能和师兄们一起打坐念经,复杂的呼吸完全是自主进行。

    第一天他劈了十根柴后便累得气喘吁吁,劈了五十根,整个人就累瘫在地上,但没有人帮他,每天最少必须劈足三百根柴才能睡觉。

    但十天后,他发现自己一口气能劈三十根柴,每天能劈五百根柴。

    第十五天时,郭宋发现自己的腿和胳膊变粗了,身上长出了肉,胸前的排骨已经不太明显了。

    这天上午,四师兄甘雨站在一旁看郭宋劈柴。

    他也是听老二说,这个小师弟劈柴有些天赋,他心中便多了几分好奇。

    郭宋看了师兄一眼,问道:“师兄,好几天没见师父了。”

    “师父啊!当然是去了灵寂洞。”甘雨随口道。

    “老四!”

    大师兄甘风忽然从厨房窗口探出头来,严厉地瞪他一眼,“怎么交代你的?不准随便乱说话。”

    甘雨吐了一下舌头,不敢吭声了。

    郭宋却没有多问,连一向喜欢顶嘴的四师兄都知错改正,估计这个秘密比较重要,不是自己能知道,他继续砍自己的柴,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

    “小师弟,你劈这四根柴。”

    甘雨将四根圆柴一排摆在地上,笑道:“你要用最快的速度一气呵成,我手中这根柴从天上落地时,你就停止。”

    甘雨随手拾起一根柴,“准备好了吗?”

    郭宋点点头,甘雨将手中柴猛地向天上抛去,“开始!”

    郭宋一步上前,一刀劈出,第一根柴被劈成两半,反手又是一刀,第二根柴也断了,就在天上柴禾落地的瞬间,郭宋将第三根柴劈断了。

    “不错!不错!”

    甘雨鼓掌赞许,“难怪师父找你上山,果然有点天赋。”

    郭宋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师兄,我速度很快?”

    “废话,当年我劈柴三个月后才到你现在的速度,可你才半个月啊!”

    “那能不能再快一点?”

    甘雨翻了一个白眼,他向两边看看,压低声音道:“我可以教你一招手法和一个步法,你别告诉师父。”

    “多谢师兄成全!”

    ………….

    上山三十天后,郭宋劈柴如行云流水,一口气能劈百根,五百根柴他一个时辰就能劈完,他发现自己的体重至少长了十斤,瘦弱的脸颊也变得丰满起来。

    和刚上山的瘦弱单薄相比,他正一天天变得强壮。

    但郭宋比较沉默,除了干活和做功课外,他其他时间都是坐在悬崖上,默默望着远方,思念他的亲人,这是他唯一的精神寄托,他怎么也无法忘却另一个世界的爱妻和女儿。

    这天上午,郭宋找到了大师兄甘风。

    四个师兄分工明确,大师兄和四师兄负责去山中砍树伐木,二师兄和三师兄负责去找吃的。

    另外做饭也是大师兄的事情,至于担水,每个师兄轮流去担。

    大师兄比较木讷,好像脑子不太好,做什么事情都要先想半天,听四师兄说,大师兄年轻时生了一场大病,脑子被烧坏,被师父医治好后便收他当了徒弟。

    至于师父木真人,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大部分时间郭宋都没有见到师父,他问了几个师兄,大家都不知道师父在哪里?他每次都是这样一走十几天,不知所踪,大家也已经习惯了。

    “大师兄,柴房已经堆满了,还要再劈柴吗?”郭宋指了指柴房问道。

    甘风扳着手指算了半天,才道:“你告诉老四,让他去卖柴!”

    郭宋这才知道,原来他每天劈的柴禾是拿去卖的。

    当四师兄甘雨将用绳子捆扎好的柴垛背在身上时,郭宋都看呆住了,这垛柴至少有三百斤重,比四师兄的两个人还高,他居然能轻松地背起来。

    “小师弟,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卖柴?”甘雨笑嘻嘻问道。

    郭宋如梦方醒,连忙点头道:“我跟你去!”

    郭宋将柴刀插进裤带中,跟随四师兄下山了。

    一个多月来,郭宋还是第一次下山,和一个月前的艰难上山相比,他的步伐明显变得轻快了,勉强能跟上四师兄的下山节奏。

    “四师兄,你练过武吗?”郭宋望着甘雨身后小山一般的柴垛问道。

    甘雨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们每天都在练武,你不知道?”

    郭宋摇摇头,“我只见大家打坐,其他时间没有见你们练武啊?”

    “劳作就是练武的一种,像你劈柴,是不是在练身法和刀法,你一个时辰就能砍完五百根柴,除了你身体变强壮,难道你没感觉自己出手更快了?”

    郭宋一脸茫然,他劈柴就是劈柴,哪里还想过身法和刀法。

    “是你自己没有留心,那天我不是教了你怎么劈柴吗?那两式劈柴的手法和步法,你以为是什么?”

    郭宋早就怀疑师兄教自己劈柴的手法和步法是一种武艺,现在他才确定是真的。

    “难道那就是刀法?”

    甘雨呵呵一笑,“那是我教你玩的,你真正的练武还没有开始呢,估计快了,师父的药也该采齐了。”

    “师兄,灵寂洞是什么?”郭宋随口问道,半个月前听到的秘密,一直萦绕在他心中。

    甘雨沉吟一下道:“你是我师弟,我可以告诉你,但你绝不能泄露出来,否则清虚观会永无宁日。”

    “师兄放心,我不会乱说。”郭宋心中顿时充满了好奇,连一向嬉皮笑脸的四师兄都变得严肃起来,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灵寂洞是崆峒山最大的秘密,据说里面有得道者升天留下的遗迹,它又被称为升天台,是所有修道者一直梦想的地方。”

    “这个灵寂洞在哪里?”

    甘雨摇了摇头,“没人知道它在哪里?紫霄天宫的三位天师找了它整整二十年,也没能找到。”

    沉默片刻,郭宋小声问道:“是不是师父找到了?”

    甘雨苦笑道:“其实我们也只是猜测,师父从不肯说,我们猜测师父会不会在灵寂洞里修行,要不然他老人家怎么能十几天都不用吃东西,师父分明是练成了辟谷术。”

    “师父练习辟谷术和灵寂洞有关系?”

    “当然有关系!”

    甘雨神情变得十分严肃,他对郭宋道:“晋朝仙道葛洪的女弟子魏华存曾在崆峒山修练辟谷术,她留下的《三注经》中有记载,‘崆峒有仙洞名灵寂,其洞幽深不知几许,仙机盎沛,得道者众多。’

    魏华存修炼辟谷术的胡麻散和伏苓丸便是在灵寂洞中配制而成,我们都认为师父一定在灵寂洞找到了魏华存留下的修练之术,所以师父才练成了辟谷术。”

    郭宋知道魏华存这个人,东晋著名女方士,以修练辟谷术而出名,被道教清派奉为宗师。

    “魏华存有没有在崆峒山留下遗迹?”郭宋又问道。

    甘雨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这话若被紫霄系的道士听到了,他们非要打死你不可。”

    郭宋一怔,“莫非紫霄系就是她.......”

    甘雨点点头,“紫霄天宫就是由她一手创造,太宗年间,她云游去了罗浮山,便再也没有回来,也没有留下灵寂洞的具体所在,灵寂洞就成为紫霄天宫最大的遗憾。”

    郭宋这才明白为什么不能提到灵寂洞,若紫霄天宫得知,清虚观真的就永无宁日了。

    他望着巍巍群山,一时间悠然向往………

    ======

    【看了留言,给大家说明两点:1、本书并不会太多改变历史,可能会把藩镇割据时代的一些枭雄人物集中在一起,比如朱泚、李希烈、李师古、李师道、吴元济、刘辟等等,主要是剧情需要。2、本书不是修仙小说,但中古道士确实是以修仙为一生追求,主角生活的环境是这样,不可避免地会有一些描写,但主角不会出现修仙情节,主角的任务是练武。】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77634589990 广告咨询:duhuluwa@163.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Copyright 2015-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uhulu.com
蜀ICP备09009645号-3 公安局备案号36060202000888
手机扫一扫访问-毒葫芦网-版权所有
{to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