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五章:有理说不清

    秦南明跟在刘诗悦后面,两人一起出了门。

    和秦南明一起走在路上,刘诗悦总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和以前的秦南明截然不同的感觉!

    尽管很不愿意承认,但不得不说,刘诗悦觉得走在秦南明旁边浑身舒畅。

    是怎么一种舒畅,刘诗悦又无法形容。

    她急忙使劲的摇了摇头,撇除脑中乱七八糟的杂念,她不想对秦南明有一丝一毫的好感。

    “你不舒服?”

    秦南明看刘诗悦行为举止怪怪的,不知道在搞什么。

    “跟你没关系。”

    刘诗悦忽然加快了步伐,小跑着走到了前面。

    其实这只是修道者一个最普通的能力,修道者浑身会散发道韵,脾人心肺,让人身心愉悦。

    尽管秦南明如今连修道的门槛凝气初期都没踏入,可因为吞服了百叶草,已经虚无缥缈有一丝丝道韵了。

    这足以让靠近秦安明的刘诗悦感到道韵带来的舒畅了。

    两人走在半路上,忽然一个女人迎面走了过来。

    “诗悦,你在这里干什么?”

    女人皮笑肉不笑的招呼道。

    她看到了秦南明,问道:“不知这位是?”

    “严谨?”

    刘诗悦挑了挑眉,没想到出门买个菜都能碰见公司的死对头,真是倒霉。

    “我丈夫,秦南明。”

    刘诗悦语气生冷,她尽管厌恶秦南明,可也从来不在同事面前掩饰什么。

    “原来他就是你丈夫啊,挺帅的,从事什么行业?”

    严谨故意看着秦南明,她前些天可是没少听同事议论,说刘诗悦丈夫脑子有问题,在公园吃杂草。

    “没工作。”秦南明淡淡说道。

    “哟,难道你一个大男人不上班吃诗悦的软饭?忒窝囊了吧。”

    严谨鄙夷的说道,其实她早猜到了,哪家公司会请脑子有问题的员工?扫大街都没人要。

    之所以故意问出来,无非是想嘲笑刘诗悦。

    “秦南明,走了。”

    刘诗悦听不惯严谨的阴阳怪气,说着就要走。

    啪!

    刘诗悦话音刚落,秦南明面无表情,抬手一耳光打在了严谨脸上。

    秦南明下手不轻,严谨半边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

    “你神经病啊!我……”

    严谨捂着脸尖叫,然而话还没说完……

    啪!

    另一边脸又挨了一耳光。

    “老娘跟你拼了。”

    严谨怒火攻心,挽起衣袖想要跟秦南明拼命,却忽然跟秦南明对视了一眼。

    秦南明的眼眸深处闪过一道猩红光芒,吓得严谨心头一颤,赶紧停下了动作。

    她突然想起来,刘诗悦的丈夫脑子有问题,万一受到刺激发疯,杀了自己就糟了。

    她急忙向后退了几步,指着秦南明厉声道:“你个疯子,等着,老娘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严谨转身就跑了,她才不会傻到跟一个脑子有问题的人动手呢。

    “你怎么可以打人呢!跳海真把脑子弄坏了?不知道她可以报警把你抓起来?”

    刘诗悦被刚才的一幕惊呆了,她没想到秦南明这么冲动。

    “行了,我下不为例,先去买菜吧。”

    秦南明没跟刘诗悦多说,双手揣兜,走到了前面。

    他刚才体内的血龙气暴动了一下,所以才忽然出手。

    要是不到关键时候,他完全不想去碰血龙气。

    尽管这东西可以让他战斗力暴增,可也会让他迷失心智,变得残暴。

    所以,秦南明对体内的血龙气异常忌惮!

    要压制血龙气,修炼的事情必须提上日程了!

    ……

    刘诗悦买好菜,一人拎着菜走在前面,秦南明双手揣兜,默默跟在后面。

    刘诗悦心里感到无比委屈,她辛辛苦苦上班,供养这个好吃懒做的丈夫,眼下这一切却仿佛完全跟他没关系的样子。

    她为了试探秦南明究竟会不会做饭,特地买了不少菜,胳膊都拎酸了,结果秦南明完全没搭把手的意思。

    刘诗悦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自己上辈子究竟造了什么孽,才会碰见这样的丈夫。

    酗酒赌博,不思进取,漠不关心……刘诗悦在秦南明身上找不到任何优点。

    一时间,刘诗悦的眼角蒙上了一层水雾。

    她双手拎着菜,没办法擦眼泪,只好强忍着,暗暗加快了脚步。

    一回到家,刘诗悦把菜仍到厨房,然后朝二楼走去。

    “你自己做饭,我洗澡去。”

    刘诗悦此时心里埋怨秦南明,不想跟他浪费口舌。

    “哦。”秦南明点点头,也不知道刘诗悦的想法,应了声就到厨房开始忙活。

    等刘诗悦洗漱完下楼,秦南明已经做完了,餐桌上摆着四菜一汤,极其富有卖相。

    刘诗悦一脸错愕的看着秦南明,这些菜肴真是他亲自做出来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刘诗悦和秦南明结婚大半年,她了解秦南明,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怎么可能会做饭!

    但事实就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信!

    “吃饭吧,待会菜凉了。”

    秦南明盛来了两碗米饭。

    刘诗悦再次被秦南明的厨艺震惊了,太好吃了!

    这次的食材丰富了许多,秦南明也做的更认真,刘诗悦觉得无比美味,完全停不下来。

    吃着吃着,刘诗悦抿了抿嘴唇,眼泪止不住的流。

    她心里难受得很,秦南明分明会做饭,而且做的这么美味,却从来没有给自己做过一顿饭,每天都是她下班做给秦南明吃。

    刘诗悦越想越酸楚,这个男人究竟知不知道心疼人,没有一点丈夫该有的样子。

    他现在又是什么意思?故意做出来打自己脸?

    “那个……你哭什么?”

    秦南明懵逼了,他好歹是个修道者,做得就这么难吃吗?

    如果不是现在他还没踏入修道门槛,用灵气炒菜更美味。

    就算没加灵气,我炒的菜也不至于难吃到流眼泪吧,秦南明讪讪的想到。

    “不关你事。”

    莫名其妙的,刘诗悦现在看到秦南明就烦,比以前更烦!

    她把碗筷往桌上一摔,扭头上楼了。

    “这女人,性格真古怪。”

    秦南明不知道又怎么招惹刘诗悦了,他在蓬莱潜心修炼,如何懂女人的心思,也没敢去触刘诗悦的霉头。

    ……

    接下几天,刘诗悦下班后买菜,秦南明负责做饭,两人似乎形成了一种默契。

    “那个,可不可以借我一千块钱?”这天,秦南明犹豫许久,忍不住对刘诗悦说道。

    “你要钱干嘛?”

    问完,刘诗悦就自嘲的笑了,这家伙问自己要钱除了酗酒赌博还能干嘛?

    “挣钱。”

    秦南明身上之前的东西全被刘诗悦扔了,在任何地方没钱都行不通,所以必须先要挣钱。

    他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想法,只不过需要一点本钱。

    “挣钱?没钱花了就直说,找什么借口,让人反胃。”

    刘诗悦嗤之以鼻。

    如果放在以前,刘诗悦绝对不会给秦南明,可如今秦南明似乎跟以前不一样了,并且也做了几天的饭。

    刘诗悦还是给了秦南明一千块钱,权当这些天他做饭的酬劳了。

    秦南明厨艺真的很好,完全值得起这个价。

    “对了……我能不能用下你的电脑?”秦南明说道。

    别墅只有一台电脑,在刘诗悦的卧室里,是她上班用的笔记本。

    刘诗悦原本不想给秦南明用的,可看着秦南明,居然鬼使神差的点点头:“行。”

    秦南明毫不犹豫的向二楼走去,刘诗悦赶忙跟在后面。

    她要盯着秦南明,否则鬼知道这家伙用自己电脑干什么,万一看恶心的岛国影片中毒了怎么办!

    秦南明打开笔记本,在网页上搜索‘药材’,然后聚精会神的开始翻阅起来。

    刘诗悦看到秦南明在浏览各种药材,也是愣了愣神,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难道他打算靠这些药材挣钱?”

    刘诗悦皱了皱眉,想到了秦南明刚才说要挣钱的话。

    这样怎么挣钱?仿造假药?

    刘诗悦不懂,她也不觉得秦南明真能挣钱,或许是在装模作样吧。

    秦南明翻阅的速度极快,不停歇的滑动鼠标,所有药材的效果都在他的眼中一一闪过。

    一网页看完,秦南明立马换下一个网页,仿佛要把所有药材都记在脑中似的。

    这样刘诗悦就更笃定他是在装模作样了,滑动这么快能记住什么,刘诗悦看都看不清楚。

    是的,秦南明已经想到了挣钱的办法,就是制药。

    利用药效不同的药材,加入灵气调和,秦南明敢肯定他炼制出来的药物,可以治疗大多数的病症。

    当然,这还需要时间,他至少要拥有凝气初期的修为才行。

    不过,凝气初期,很快了……

    秦南明每天都会去公园,守着那些百叶草。

    现在还剩下五株百叶草,这是秦南明踏入凝气初期的关键。

    百叶草成熟后,最佳服用时间很短,只有十几分钟左右。

    唯有在那时,百叶草才会释放出最浓郁的灵气。

    这天凌晨,秦南明早早就来到了公园,根据他的推算,今天,是百叶草成熟的日子。

    他不放心,准备一直守候着,这五株对他太重要了。

    只要吞服了这五株成熟的百叶草,他就能踏入凝气初期。

    这样不仅有了一些自保的能力,他也能正式开始修炼了。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77634589990 广告咨询:duhuluwa@163.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Copyright 2015-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uhulu.com
蜀ICP备09009645号-3 公安局备案号36060202000888
手机扫一扫访问-毒葫芦网-版权所有
{to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