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章:误会加深

    “我……”

    秦南明差点没当场吐血。

    “你什么你,一边呆着去。”

    刘诗悦见秦南明丝毫没道歉的意思,只以为他拉不下脸,摇了摇头,一把推开他,冲周炳说道:“周炳,今天麻烦你了。”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道谢,周炳也感到很意外。

    自己找来的人收了钱没办事,让秦南明逃过一劫,恐怕就算秦南明怎么解释,刘诗悦都不会相信,这个顺水人情,不要白不要!

    “诗悦,跟我客气什么,我以前就说过,咱们之间不分你我。时间不早了,我明天公司还有会议,就先回去了。”

    周炳扫了秦南明一眼,挑衅意味极重。

    这周炳走了后,秦南明蹙了蹙眉头,忍不住道:“你难道看不出来?”

    “看不出来什么?”刘诗悦语气冰冷。

    秦南明憋了一口气,实在忍不住了,这女人,怎么能傻到如此程度?

    “光头男一伙人就是周炳找来的,他在你面前惺惺作态,那是别有用心。”

    “秦南明!”

    刘诗悦陡然提升了音调,“我知道你看周炳不顺眼,反正不管你信不信,我跟他清清白白。人家凡事愿意帮忙,也是看在当初的同学情分,你这样泼脏水,我看你才其心可诛。”

    “光头男一伙人被我揍得不轻,现在应该还在地下停车场哭爹喊娘,你如果不信可以去问幕后主使。”秦南明说道。

    “有必要?”

    刘诗悦受不了自己这个丈夫了,冷笑道:“请你告诉我,以前半夜试图爬上我床,能被我一个女人打得抱头鼠窜的人,突然就变成绝世高手了?”

    说完,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刘诗悦完全不信,秦南明无奈叹了口气,默默跟在后面。

    出了医院,刘诗悦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在车上,秦南明通过套话,打听到了不少关于刘诗悦原丈夫的事。

    原来那家伙还是豪门子弟,只是已经被扫地出门了。

    而刘诗悦,则是那家伙尚未被赶出家门时,家族长辈为他娶的妻子。

    可以说,刘诗悦原丈夫就是不折不扣的混蛋,终日酗酒赌博。被家族扫地出门后,更是懒惰不思进取,连在外面寻欢作乐都是问刘诗悦要钱。

    秦南明算是知道,刘诗悦为什么对自己的态度如此恶劣了,摊上这么个丈夫,恐怕隔谁都没好脸色。

    出租车停在了一个名叫锦绣姜城的高档别墅区门口。

    别墅是刘诗悦原丈夫的父亲送他的,给他这套别墅后,也就再没问过他。

    等刘诗悦开了门,秦南明走进一看,发现内部陈设极为简单。

    一个电视机,一个冰箱,和一个布满烟疤的沙发。

    “好歹是个别墅,装修这么寒酸?”

    秦南明下意识嘟囔了一句。

    “别墅里以前的家具,哪样不是被你变卖拿去赌博了?你现在才知道寒酸?”刘诗悦冷笑出声。

    秦南明怯怯的挠了挠头,没有说话。

    跟这样的混账同名同姓,想想真是耻辱。

    刘诗悦没有跟秦南明多说的意思,径直上了二楼,她房间在二楼。

    秦南明的房间在一楼,不是刘诗悦原丈夫喜欢这样,而是他被酒色掏空身体后,发现和刘诗悦动手居然被花式吊打……

    回到房间,盘腿坐在床上,秦南明闭眼感受着体内,苦涩的笑了笑。

    “奶奶的,被你害惨了。”

    在他体内,盘踞着一只不断散发血腥气的龙纹。

    秦南明在蓬莱时,杀伐果断,死在他手中的邪魅鬼祟不计其数,被尊为——灭魔道尊!

    因为杀伐过多,体内形成了血龙气,战斗力大增。

    可同样,也是血龙气,让他渐渐难以控制心神,有走火入魔的趋势!

    如果不是正在闭关压制血龙气,毫无防备。

    以秦南明的实力,不至于被仇家打的丹田破碎,修为尽失。

    一股困意席卷而来。

    “伤的太重,不行,我得想办法快速修复身体了。”

    这是秦南明躺下的最后一个想法,他目前太虚弱了,需要休息,修炼什么的等休息好再说吧。

    ……

    翌日,日上三竿。

    秦南明总算睡舒坦了,恢复了一些精神,但是觉得肚子好饿,感觉快饿死了。

    要是他堂堂一代道尊,这样被饿死的话,估计就成蓬莱最大的笑话了。

    他来到客厅打开冰箱,结果里面空无一物,连残羹剩饭都没有。

    他又去了二楼,想从刘诗悦的卧室里拿点钱,出去买东西吃。

    只是没想到刘诗悦的卧室锁死了,秦南明没钥匙也打不开,不由一阵郁闷。

    “奶奶的,刘诗悦原丈夫犯的错,全让我给背了。”

    没有办法,秦南明出了别墅,朝刘诗悦上班的公司走去,他只有厚脸皮找刘诗悦要钱了。

    “好浓郁的灵气!”

    一路走到刘诗悦公司外的公园,秦南明猛然吸了口气,感受到了一股浓郁的灵气波动。

    “奇怪!难道公园里有什么灵草灵果?”

    秦南明眉头一皱,抬腿就向公园里走去。

    “百叶草?!”

    秦南明眼中露出一丝兴奋,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碰见这种低级灵草。

    可惜,这些百叶草还没成熟,里面蕴涵的灵气并未完全释放。

    秦南明数了一下,总共有15株百叶草,他拔了7株,还留8株在地里。

    百叶草的灵气都蕴含在根部,秦南明摘掉叶子,然后拿着还带有泥土的根部开始吃起来。

    一缕缕灵气似有若无的涌入秦南明体内。

    没成熟的百叶草,本身就是最低级的灵草,蕴涵的灵气实在太少了。

    饶是如此,秦南明还是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恢复。

    “我天,这人脑子被门夹了?怎么吃这种杂草呢!味道苦死了,猪都不吃!”

    “你看他陶醉的样子,不知道还以为吃什么人间美味呢,肯定是个神经病!”

    瞧着秦南明津津有味的吞咽百叶草,不少人像看西洋景一样驻足,议论纷纷。

    “咦,那不是秦南明么!他在干什么,是在吃草吗?”

    刘墨是刘诗悦的堂妹,跟刘诗悦在同一家公司上班,本来是出来办点事,没曾想却看见了堂姐夫秦南明。

    “诗悦姐真可怜,就因为帝都秦家有钱有势,硬被二伯父逼着嫁给这种人。”

    刘墨叹息一声,快步走了过去,准备阻止秦南明,这样太丢脸了。

    走到秦南明身前,她一把夺过百叶草,没好气道:“秦南明,别吃了,丢不丢人!”

    “你谁啊?”

    秦南明茫然的看了刘墨一眼。

    刘墨张了张嘴,听说前些天这家伙因为跟诗悦姐吵架,结果跳了海,难不成脑子跳出毛病了?

    以前这位堂姐夫见到自己,恨不得把色狼两个字写在脸上,现在居然不认识自己!

    “我是刘墨,诗悦姐的堂妹,想起来没有?快跟我走,乱吃杂草,你不怕中毒?”

    “哦,原来是堂妹。”

    秦南明装出一副恍悟状,摆了摆手,“没事的,你不用管我。”

    说完,他又把百叶草抢了过去,极为珍惜的往嘴里放。

    “你别乱跑,我去叫诗悦姐!”

    见周遭人议论不休,刘墨有点受不了,俏脸羞愧的绯红,赶紧向公司跑去。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77634589990 广告咨询:duhuluwa@163.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Copyright 2015-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uhulu.com
蜀ICP备09009645号-3 公安局备案号36060202000888
手机扫一扫访问-毒葫芦网-版权所有
{to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