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五章 我脾气可好了【求收藏,推荐票~】

    系统发布的任务,应该不会有假。

    既然系统都觉得北洛城要沦陷,那很大程度上,老爹的胸有成竹,只是迷之自信罢了。

    陆番有些蛋疼,一开场就是这么高风险的任务么?

    不过,守城比起攻城相对容易。

    虽然北郡太守率领五万大军攻城,可是,陆长空也不是寻常的守将。

    “凝姐,咱们北洛城总共有多少守军?”

    陆番询问道。

    “公子……有老爷在,你不需要担心这些问题。”

    凝昭认真道。

    公子活着已经很累了,这些琐碎的事,就不需要公子操心。

    “我就是问问……”

    陆番笑了笑。

    “北洛城有两万大军,若是加上城内三大世家和其他小家族的私军,大概可以凑出两万五千人的守军,北郡大军想要攻破北洛城,难。”

    凝昭道。

    她不是普通的婢女,对于北洛城内的战况,也有属于自己的分析。

    “三大世家?”

    陆番眯起了眼。

    固若金汤的一座城池,之所以会沦陷,除了外部因素以外,最大的可能性是从内部开始溃烂。

    有没有可能,三大世家和北郡太守内外勾结了?

    陆番修长的手指在铺在大腿的薄毯上轻点着。

    “凝姐,你觉得三大世家……会反水么?”

    陆番想了想,开口。

    凝昭一愣,她抬起秀手挽青丝,眉头微微蹙起,微微摇头,“不可能……三大世家绝对不敢。”

    “老爷毕竟是北洛城唯一宗师武人,在城中还是很有威信的。”

    陆番目光微微闪烁,“大周朝都被搅动起满池浑水,天子难道没有威信?这世道讲究的是利益,单靠威信这种东西是行不通的。”

    “凝姐,推我去守城城墙。”

    凝昭脸上神色微变:“公子,城墙之上很危险。”

    “凝姐,你莫要忘了,我可是被仙人抚顶的存在。”

    陆番轻笑起来。

    他有种预感,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位莫须有的仙人,都要成为他行事的挡箭牌了。

    凝昭深吸了一口气,她感应着丹田小腹中涌动的灵气,神色晦暗不定。

    最终,她还是选择相信陆番。

    毕竟,公子是手握足以改变天下大势钥匙的人啊。

    所以,凝昭推着坐在轮椅上的陆番,离开了陆府。

    伊月和倪玉回过神来,也赶忙跟上。

    ……

    北洛城,守城之上。

    一身冰冷铠甲的陆长空腰间别着青锋剑,伫立其上,横眉冷对,气势肃杀。

    在他的周围,一位位强兵悍将也纷纷横刀而立。

    斑驳巨石堆砌的城池之下。

    则是有密密麻麻的大军布阵,将北洛城围堵的水泄不通。

    城门前,一位穿着赤果上身,古铜色的皮肤上纹着图腾纹路的猛汉,横刀立马,正在底下,口沫纷飞,脏话连篇的叫骂着。

    而这猛汉前端,有具连人带马被一起劈为两半的尸体,尸体倒地,汩汩血液,沾湿了黄沙。

    陆长空的脸色有些难看。

    “此人叫什么名字?”

    陆长空没有回头,只是冰冷的询问身边的将士。

    “禀城主,此人叫冯狮,北郡悍将,天生神力,乃北郡太守澹台玄帐下大将。”

    将士的脸色也同样难看。

    两军交战,军前叫阵,北洛城的大将居然三招便被冯狮给连人带马斩了,连撤回城内都来不及,简直是赤果果的打脸。

    对于北洛城的守军气势而言,是重大的打击。

    “此人实力不错,属顶尖的一流高手,我北洛城,可有人敢出战?”

    一位陆长空的亲信武将冷着脸,问道。

    而陆长空的目光深邃而锋锐,直勾勾的盯着城下的大军。

    望着远处的军帐,仿佛要一眼看穿军帐,与其中位高权重之人对视似的。

    “一出手便是天生神力的顶级一流武人,澹台玄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陆长空心中思索。

    一流武人,哪怕是他麾下,也没有几位。

    特别是冯狮这种顶级的一流武人。

    城池下。

    冯狮身材魁梧,脑袋上苍劲发丝绑成了根根束辫,姿态狂放猛浪。

    他骑着马,背负一柄斩马刀,策马于城下破口叫骂着。

    “北洛城陆匹夫,可敢下来与老子一战?!”

    “陆长空你这狗一样的东西,就会龟缩在城上?”

    “你这派出的是什么垃圾玩意,一刀就砍了,老子根本爽不够!”

    “哈哈哈!陆匹夫,听说你儿陆番瘫痪在床,却长的白白嫩嫩,不如送给老子,老子的兵可喜欢白嫩的人了!”

    ……

    冯狮粗犷大笑着,身下的马匹鼻中嘶鸣着热气。

    北洛城上的守将们,脸上皆是怒色。

    陆长空周围的诸多强者,皆是攥紧了拳头。

    他们恳请陆长空派遣他们出战。

    不过,可惜,陆长空却并没有如他们的愿。

    作为北洛城唯一的宗师武人,他对手下的实力都很清楚。

    冯狮乃天生神力的顶级一流武人,除非宗师出手,否则寻常一流武人,一对一都不是他的对手。

    他的这些手下若是前往,只能是白白送命罢了。

    所以,陆长空没有说什么。

    他目光横移,冷冷的一扫,落在了那策马的冯狮身上。

    虽然两军交战,战前叫阵、叫骂属于正常,但是……此人的嘴,实在是太臭。

    辱他陆长空没什么。

    更可恨的是,此人居然还将他的儿子陆番拉出来羞辱。

    陆番是陆长空的逆鳞!

    陆长空手搭在了腰间剑上,眼眸中杀气沸腾滚滚,骤然转身。

    诸多将士都是呼吸一滞,眼眸中有兴奋之色一闪而过。

    宗师武人级别的城主要亲自动手了?!

    “尔等,守住城门,注意三大世家之人,他们若敢胡来,割下他们脑袋,等老子归来。”

    陆长空来到了城门前,对身边的亲信,淡淡言语。

    亲信将领们心中皆是一凛,郑重点头。

    下一刻。

    陆长空翻身上了一匹浑身毛发光亮的汗血马之上。

    双腿一夹,缰绳高扬。

    唏律律!

    嘶鸣马声炸响。

    城门大开。

    马踏青砖尘飞扬。

    如一把犀利长矛,冲出北洛城。

    ……

    因为大军攻城,北洛城中的百姓们皆是躲入了房屋之内。

    城中街道变得人影稀疏,十分冷清。

    嘎吱嘎吱……

    轮椅木轮与地面摩擦发出的声音响彻着。

    一位身材婀娜,风韵成熟的女人,酥手搭在把手之上,推动轮椅往城门方向缓缓前行。

    轮椅上,有位穿着白衫的少年安静的坐着,羊毛薄毯铺在腿上,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搭在薄毯上轻轻点弹。

    在高冷气质这一块上,拿捏的恰到好处。

    轮椅右边,一位腰间别着长鞭,穿着米黄色纱裙的狐媚脸婢女,低眉俯首的跟着。

    而轮椅左边,带着点婴儿肥梳着双挂式发髻的婢女哼哼唧唧小跑着给少年撑着伞。

    正是陆番和他的三位婢女。

    这一奇特的组合,在清冷的街道上,显得十分特立独行。

    忽然。

    一道粗犷的笑声如洪钟一般从城外传来。

    虽然声音传递了这么远,削弱了不少,不过,对于耳聪目明的武人而言,仍旧能够听的见。

    “哈哈哈!陆匹夫,听说你儿陆番瘫痪在床,却长的白白嫩嫩,不如送给老子,老子的兵可喜欢白嫩的人了!”

    陆番听不太清楚。

    不过,他觉得隐隐约约间似乎有人在夸他帅。

    虽然他有系统,不过,在系统面板中,他的体魄强度才0.5,属于手无缚鸡之力的战五渣类型。

    但是,凝昭和伊月却是听的真切。

    凝昭的脸顿时就拉了下来,美艳容颜上,浮现出了冰冷杀意。

    伊月也是贝齿轻咬,秀手搭在腰间长鞭上,目露杀机。

    倪玉倒是一脸懵懂,她跟陆番半斤八两,啥也听不到,只是哼唧哼唧的喘着气撑着伞。

    凝昭推动轮椅的速度,倪玉需要小跑才能跟上。

    “凝姐,城外那家伙喊的什么?”

    陆番一手撑着下巴,另一手抚平铺在膝盖上的薄毯褶皱,问道。

    “公子,没喊什么呢。”

    凝昭散去了杀意,笑靥如花。

    陆番翻了个白眼,凝昭刚才流露的杀意,当他感应不到么?

    “没关系,大胆的告诉公子,公子卧床这么多年,早就听惯了流言蜚语,心态平和,能闲看庭前花开落,漫随天外云卷舒,脾气可好了。”

    陆番轻笑。

    凝昭仍旧只是笑,不说话。

    信你个鬼。

    因为腿疾,陆番的脾气可是很暴躁的,这点,作为婢女的凝昭很清楚。

    “伊月,你说。”

    陆番无奈,只好看向撑伞的伊月。

    伊月犹疑了一下,本不想说,可是她还需要公子赐仙缘,所以不敢忤逆,乖乖开口,将城外传来的冯狮话语复述了一遍。

    她还没说完。

    陆番哧溜的吸了一口气,捂住了胸。

    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胸好闷,难受……公子我,肝好疼。”

    气到肝疼了都?

    凝昭和伊月:“……”

    是谁信誓旦旦的摸着良心说自己脾气可好了的?!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77634589990 广告咨询:duhuluwa@163.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Copyright 2015-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uhulu.com
蜀ICP备09009645号-3 公安局备案号36060202000888
手机扫一扫访问-毒葫芦网-版权所有
{to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