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章 军迷的盛事

    不过虽然说有些严厉,甚至是有些死板,但是呢这老太太手上却有着几十年的教学经验。

    而且呢教学水平也是十分的高,在整个高中数学教研组中,也算是超然的存在。所以就算是学校领导,也得敬她三分。

    说实话老妖婆,不,佟老师去年就到退休年龄了,但是因为韩栎他们,却主动延迟了退休,准备将韩栎他们送走,然后再退休。

    算起来,她在学校的时光也不多了。

    不过即便是这样,之前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

    从来不会因为你高中没几天了,就像其他老师那样不管你,留点香火情什么的。或者是在快退休前,留点好人缘,给人一个好念想什么的。

    事实上,包括韩栎在内的很多同学都挺感激这位有些凶,但却内心慈祥的老太太的。

    正是因为她的严厉,才使得大家的数学成绩有了很大的提升。有很多人就是因为那几分的提高,因此改变了一生的命运。

    老太太看了看韩栎那有些湿漉的头发,然后将头重新看着黑板上的粉笔字道:“进来吧。”

    韩栎点了点头然后走进了教室,然后本能的来到自己的座位上。

    一个四组较为靠后的位置。这是韩栎在高三时候为自己挑的风水宝座,他呢也在这座位上度过了非常重要的高三时光。

    走到座位坐下,韩栎的目光就注视在早就分发放在桌子上的数学试卷,其卷头红色78的分数,让韩栎有些愣神。

    如果说按照一百分制,那么韩栎这个肯定是比较高的分数了。

    可是这回的考试是全模拟高考进行的,所以呢采用的是一百五十分满分制。因此按照这个来算的话,那么韩栎的这个成绩可就低的多了,甚至都在及格线一下了。

    韩栎翻看试卷,那显眼的红叉让韩栎有些苦笑。

    要知道,此刻的韩栎已经是若干年后的他了,高中的哪一点知识,他脑子中又记下了多少呢,有多少还给了老师。

    当韩栎仔细查看试题的时候,虽然对于一些题目非常的亲切和熟悉。

    但是韩栎却发现,除了极少部分题目他能看懂外,绝大部分题,他居然什么都看不懂了,或者说无从下笔。

    察觉到这一点的韩栎内心是苦笑连连,这可怎么办啊。

    距离高考也就只剩下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了,他现在什么都不会。把高中时候学到的绝大部分知识都交还给老师了,那么要怎么迎接这即将改变命运的高考呢。

    就在韩栎翻看试题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胳膊被碰了碰。然后传来了一个微下的声音道:“哎,栗子(立子),昨天的阅兵你看了吗?”

    “阅兵,什么阅兵?”韩栎微微转头,发现他的同桌正在边注意讲台上的老太太,边冲看着韩栎。

    韩栎虽然忘了很多东西,但是还是能够记住一些重要的或者说印象深刻的人和事,而他的这个同桌就是一个。

    这个家伙叫作张明飞,是韩栎的同桌,一个满脸青春痘的胖子。

    这个胖子呢不是艺术生,而是原七班的同学。韩栎之所以是因为和他同桌,是因为在艺考之后,他原来的座位被别人霸占了。韩栎没法,只得选择了这个胖子。

    “我去,你别说你没看,岛城的海上阅兵啊。就这还天天吹自己是个军迷啊,这事情你都不知道。”张明飞有些惊讶道。

    韩栎这才恍然,原来是这件事情啊。

    对于一个军迷来说,这次海上阅舰式也算是在军迷中一件非常大的盛事,作为一个喜欢军事的资深军迷来说,这种事情韩栎是绝不会错过的。

    所以听到张明飞的话,韩栎随即点头小声笑道:“嗨,我以为你说什么呢,这种事情我怎可能错过呢。”

    张明飞闻言瞄了一眼在讲台上的老太太,然后躲在桌上码放的课本后面然后冲着韩栎接着小声道:“栗子,中午去网吧不。昨天回去迟看,我没赶上直播。”

    韩栎边看试卷,边小声回道:“我说你小子,这马上要高考了,你怎么还想着去网吧啊。

    安心高考吧,考上一个好大学,在大学里面能够玩四年呢,真的,我没骗你。”

    “切!”

    张明飞给了韩栎一个鄙视的目光,然后撇了撇嘴道:“说的跟你上过大学一样。去不去,我请客。”

    韩栎有些无语的将头偏向一边,心里嘀咕道,还别说,老子还真上过。只是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狗血奇葩的事情,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张明飞见韩栎不说话,也不理他,一时有些着急。

    看了讲台上的老太太一眼,然后有些提高音量道:“哎,去不去啊,给个话啊。我说栗子,你小子也太不够意思了吧,以前都是老子……”

    “再说,再说吧,老妖婆正在看着呢,小、、、”韩栎瞅了一眼讲台上的老太太然后打断张明飞的话小声说道。

    “韩栎,你嘀嘀咕咕说什么呢,这是课堂,不是你家菜地。不想上课滚出去,别影响其它同学复习!”

    就在他小声说话的时候的时候,一声炸响响彻整个课堂,只见讲台上的老太太正冲着他的方向两眼怒视之。

    被老太太这么突然的一下,让韩栎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一下子僵住了。

    也让张明飞吓的缩了缩脖子,将头埋在了那一摞课本背后,小心的观察这全班集中过来的目光。

    噗……看着韩栎的那一副受惊吓的样子,张明飞不由的躲在书后面忍不住想偷笑起来。

    “笑什么笑,还有你,张明飞,给我站起来。”老太太瞪着韩栎面色不善道。

    额……还在有些庆幸的张明飞突然听到这些,犹如双打的茄子,蔫蔫的占了起来。

    噗……面对张明飞的样子,韩栎也有些忍不住想笑,可是看到老太太那犹如利刃般的眼神,韩栎只好忍了回去。

    在此刻众人的注视下,纵然韩栎此刻的心理年纪涨了那么多岁,但是也让他那略显稚嫩的脸不由的微微一红。

    如果换做以前,老太太肯定是不依不饶的要开始给张明飞上课了。可是今天不知道是怎么地,老太太脸色不善的看了韩栎一眼,然后继续开始讲题起来。

    韩栎呢虽然此刻也集中精神,但是却并没有听课,而是开始翻看他手上这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试卷,然后发起呆来。

    这一瞬间,韩栎想了很多,这突然来的一切犹如隔世,又犹如梦境。

    如果说此刻就是现实的话,那么他现在脑海里那么多未来的记忆内容更像是一场梦境。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呢。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77634589990 广告咨询:duhuluwa@163.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Copyright 2015-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uhulu.com
蜀ICP备09009645号-3 公安局备案号36060202000888
手机扫一扫访问-毒葫芦网-版权所有
{to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