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2章,谁说我没钱

    陈平表情不那么自然了,微微皱眉。

    苏丽丽见陈平穿着外卖服的穷酸样,指着门口道:“现在就出去,我们这不允许送外卖的进来。”

    “我不是送外卖。”陈平开口解释道。

    苏丽丽撩了一下额前的刘海,双手环胸,面容冷冷的道:“你这种话我听多了,每一个进来的都说自己不是送外卖的,有意思吗?”

    “我真不是,我是来找乔富贵的。”

    陈平有些郁闷,说完就要往里冲。

    “靠!你这人傻逼吧,没听到我的话吗?!”

    苏丽丽很生气,头一次见到这么不要脸的外卖员,不让他进,他还硬闯。

    这时候,公司一个部门经理听到动静后,从里面走出来,脸色很难看,“怎么回事?”

    “宋经理,这送外卖的傻逼硬闯我们公司!”苏丽丽指着陈平,厌恶的说道,“我马上让保安把他赶出去!”

    宋经理眉头一皱,打量了眼陈平,沉声道:“我们公司不允许送外卖的进来,还请你出去。”

    宋经理还算有些礼貌的,但是语气态度也不怎么样。

    他可是全球五百强企业公司的部门经理,对一个送外卖的垃圾这样说话,已经很客气了。

    见陈平还愣在那里,苏丽丽急于表现,上前指着陈平的鼻尖道:“你听到没有,还不滚出去!”

    陈平不爽了,这女人是吃了炸药吧,还是来大姨妈了?

    要知道,这公司可是自己家开的。

    看门狗而已,还朝自己主人狂吠?

    找死!

    “我说了,我不是送外卖的,我找乔富贵。”陈平冷冷的开口道。

    乔富贵?

    那宋经理一怔,跟着错愕的看着陈平,而后忽的嗤笑了几声道:“你找我们董事长?”

    “乔富贵是你们董事长?”陈平愣了下。

    老东西,以前不就是个秘书么,怎么偷偷摸摸就成了董事长了?

    难怪,这老家伙现在都敢跟自己谈条件了。

    不行,一会见到他,绝不能服软!

    我陈平绝不继承家族产业,拿到钱就走。

    宋经理一愣,无奈的摇头讥笑道:“你连乔董是我们董事长都不知道,还找他?有预约吗?”

    “经理,你可别开玩笑了,就他这种垃圾还预约?”苏丽丽讥嘲了句,嘴角不屑的上翘。

    “行了行了,丽丽,让保安过来吧。”宋经理不耐烦挥了挥手道。

    “好的经理。”苏丽丽娇滴滴的应了句,小跑着拿起前台的电话,就要拨通保安部。

    宋经理也抬步准备离开了。

    突然!

    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在前台响起。

    “乔富贵,你赶紧给我下来,我被你们前台拦了,三分钟看不到你人,我就走了。”

    两人循声望去,就看到陈平正好挂电话,一副懒散的模样,打量着公司的环境。

    苏丽丽嘴角的冷笑更加夸张,骂了句:“傻逼!居然还演上了,活该送外卖!”

    说着,她到不忙着打给保安,而是偷偷拍下了陈平的照片,发到了朋友圈,配文:恶心!遇到了傻逼送外卖的,正准备让保安丢出去……

    那边宋经理也是眉头紧皱,看了眼苏丽丽,对方立马明白,比了个OK的手势,拿起电话拨通保安部:“喂,来一趟前台,清理一下垃圾人士。”

    挂了电话,苏丽丽就坐在前台,补着妆,不再搭理陈平。

    与此同时,盛鼎集团董事长,乔富贵带着秘书,一路小跑的从电梯口出来,远远的就看到了等在了前厅的少爷!

    不过,令他目呲欲裂的是,三个保安正准备将少爷轰出去!

    那可是家族产业的唯一继承人!

    瞬间,乔富贵就大喊了一声:“住手!”

    这边,三个保安正推着陈平,忽然听到一声呵斥,扭头一看,就看到满脸怒容的董事长跑了过来!

    董事长怎么下来了?

    啪!

    立正,敬礼!

    “董事长好!”三个保安齐刷刷的敬礼。

    而乔富贵似乎没看到他们三个似的,直奔陈平而去,脸上笑得跟朵向日葵。

    苏丽丽在看到董事长的那一刻,就吓得急忙跑了过来,尤其是看到陈平还傻站在那,就一肚子火气。

    “董事长。”苏丽丽恭敬了喊了声,而后扭头,十分厌恶的瞪着陈平道:“你怎么还在这?你们还不赶紧把他轰出去!”

    苏丽丽气到了。

    这几个保安这么没眼力见吗?董事长在这儿,还让这个垃圾站在前厅,冲撞了董事长怎么办?

    然而,乔富贵一脸冷沉的看着苏丽丽,呵斥道:“你干什么?这位是公司的少爷,未来公司的董事长,谁让你们这么无礼的!”

    少……少爷?

    就凭他?一个送外卖的屌丝,是哪门子的少爷。

    苏丽丽懵了,恼怒道:“董事长,你有没有搞错?这煞笔是公司少爷?”

    “没搞错。”乔富贵冷冷的开口道,心中对苏丽丽有了些不满。

    你这什么态度和语气?

    是这样跟董事长说话的吗?

    瞬间,苏丽丽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立马弯腰道歉:“董事长,对不起,我……”

    先前的那个宋经理,这会也跑了过来,一脸谄媚的笑道:“董事长,您怎么来到这了?”

    说话间,他看到了陈平,还没意识到气氛的不对,立马红着脸,皱眉道:“你怎么还在这?不是说过了,我们公司不准外卖进来嘛,赶紧出去!”

    他话刚说完,就察觉到了一道冰冷的有如实质的目光盯着自己。

    哎,傻逼年年有,今天特别多。

    “住口!”乔富贵心中火气大盛,呵斥道:“他是我们公司的少爷,你们两个都被开除了!”

    陈平这会无奈的摇摇头道:“狗眼看人低啊,真是罪过。”

    “少爷,您请。”乔富贵半弯腰,示意道。

    这一幕,确实吓坏了宋经理和苏丽丽。

    少爷?

    他真是少爷?!

    眼看着陈平和董事长前后准备离开,宋经理立马扑过去,陪着笑脸,哀求道:“少爷,是我有眼无珠,您就饶了我这次吧。”

    他看得出来,董事长对这个年轻人很恭敬。

    盛鼎集团可是全球五百强第七,董事长更是身价数百亿的人物!

    这样的大人物,说眼前这个年轻人是少爷,那就是少爷。

    苏丽丽也小跑了过来,一脸讨好的赔礼道:“少爷,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陈平只是淡淡的看了眼乔富贵,后者立马指着几个保安到:“愣着干吗?把他俩扔出去!从今天开始,不准他们踏足我们公司半步!”

    “少爷,少爷,我们错了,求您饶了我们……”

    宋经理和苏丽丽二人,直接被保安架着扔了出去。

    来到董事长办公室。

    陈平坐在陈皮沙发上,乔富贵就恭敬的站在一边,双手搭在腹前。

    “老乔,你这生活的够小资的啊,COLOMBOSTILE的鸵鸟皮沙发,有品位。”

    陈平摸了摸屁股下的沙发,赞叹道。

    乔富贵站在一旁,样子十分的卑恭,道:“少爷,您就别开老身的玩笑了,只要少爷在这份文件上签字,这些都是少爷的。”

    话音刚落,他身后身材高挑,皮肤细嫩,胸大腿长的黑色套裙秘书,就递过来一份文件。

    陈平很反感的看了一眼,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根本不想继承我爸的财产,我今天来就是问你借个十万。”

    乔富贵委婉的笑道:“不借。”

    “老东西,你再说一遍!”陈平怒极,腾的起身。

    乔富贵还是那句话:“不借。”

    但是,跟着他满脸褶子挤满笑容,利诱道:“少爷,只要您签字,别说是十万,十个亿,一百亿都是您的。”

    “不借就不借!我今天要是签了字,就不姓陈!”陈平气道。

    五分钟后。

    “恭喜少爷,您现在正式继承了陈氏家族的全部产业与财产,这是您的十万。”

    真香!

    乔富贵看着那份签了名文件,脸上乐的跟朵菊花似的。

    同时,他身边的秘书,拿来一个手提箱,打开,十万整!

    “老乔,你这是破费,十万用这么大个箱子装,不知道还以为是一百万呢。”

    说着,陈平顺起身旁的一个塑料袋,将钱装了进去,“那我先走了。”

    “少爷您慢走,需要我派车送您吗?”乔富贵恭敬的问道。

    “不用,我自己骑电瓶车来的。”陈平道,跟着手里拎着塑料袋就出了办公室。

    这边,乔富贵在陈平离开后,立马拿着文件来到顶层会议室,打开了视频会议。

    “老爷,少爷终于签字了。”乔老站在电子大屏前,弯着腰,很是激动与恭敬。

    屏幕里,是个坐在轮椅上的老者,咳嗽了几声,慢慢抬起手,用虚弱的声音道:“那就……通知下去……”

    “是的,老爷。”乔富贵看着画面的老者,抹着眼泪道。

    从这一刻起,凡是陈氏家族的产业高层,都收到了一份邮件通知,陈氏家族唯一继承人,陈平,正式继承家族企业!

    而这些企业涉及到了房产、地产、娱乐、影视、金融、投资、互联网科技等等……

    陈平回到了医院,小跑着来到病房,正好看到江婉在陪曹军说话,两个人挨得很近,说说笑笑的。

    陈平眉头紧皱,拳头微微捏紧。

    “陈平,你去哪了?”江婉一见面就态度冷冷的问道。

    这个家伙,这时候还有心思出去,一点也不关系自己的女儿。

    江婉的眼神,透露着对陈平的失望。

    曹军坐在一旁,冷笑了声:“陈平,你不会是去借钱了吧?没关系的,医药费我来出,毕竟米粒也叫我一声叔叔的。”

    “我女儿的医药费不劳你费心,我自己出的起。”陈平走进来,面容冷淡。

    “陈平,你这什么态度,你怎么跟曹大哥说话呢?道歉。”

    江婉立马指责起来,自己的丈夫什么样子,她会不知道?

    人家好心好意帮忙垫付了医药费,他还给人家甩脸色,真是没礼数!

    曹局假模假样的劝道:“婉儿,别生气了,陈平或许没借到钱,心情不好呢。”

    江婉气呼呼的瞪了一眼陈平,心中也更加看低陈平。

    陈平忍着气,拳头攥紧,看着他俩,恨不得一拳捶在曹军脸上。

    婉儿?

    他居然这么亲切的叫她小名!

    江婉啊江婉,好歹我也是你老公啊,你就一点也不知道羞耻?!

    “不就是钱嘛,谁说我没借到的?”陈平冷冷的盯着曹军道。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77634589990 广告咨询:duhuluwa@163.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Copyright 2015-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uhulu.com
蜀ICP备09009645号-3 公安局备案号36060202000888
手机扫一扫访问-毒葫芦网-版权所有
{to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