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章 这事儿成了

    海城市位于海滨港口,在上世纪70年代的时候只是一个小渔村,随着港口贸易的开放,这座小渔村发展迅猛,这些年更是发展了旅游、娱乐等等。

    这座曾经不知名的小渔村已经渐渐和一些一线城市看齐,甚至有成为超一线城市的潜力,被人称为港海不夜城。

    夜蝴蝶娱乐会所坐落在这座城市中一条尚算繁华的商务街,里面吃喝玩乐、美容保养,机会所有能想象到的娱乐方式应有尽有。

    在海城夜蝴蝶绝对算不上是顶级的娱乐会所,但却是名气最大,人流量最多的,原因无他,只因这夜蝴蝶中的女人各个美艳,不说绝色压过其他所有会所,但是略胜几分还是绰绰有余的。

    此其一,其二就是夜蝴蝶的服务意识也绝非其他会所可比的,人家客人来玩就图个开心,有些会所的服务人员收钱前你是上帝,是大爷,收钱后反倒像你欠了她们钱似得。

    而夜蝴蝶的所有服务人员上岗之前都必须经过培训,保证让客人开心而来满意而归,给你服务的明明白白的。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此时会所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在忙碌着。

    “先生,您好,欢迎光临夜蝴蝶。”

    “先生几位?“

    “请问还需要什么服务?”

    “请跟我来。”

    不管是门童、服务员、引导员,每个人脸上都挂着职业的微笑。

    可偏偏就有那么一个身穿服务生制服的青年男子,无所事事的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

    这是一个胖子搂着一美艳女人经过他的面前。

    “喂,喂,叫你那。”青年喊了两声。

    胖子回头皱了皱眉及其不理解的开口道:“这位小哥,你是在叫我吗?”

    “不叫你还能叫谁啊?”青年理直气壮。

    胖子面色一温,很明显是有点生气,但一想到这里是夜蝴蝶,听说后面有大人物罩着,而这小子虽然只是个服务员,但总归是夜蝴蝶的人,自己还是不惹事的好。

    “有什么事吗?”胖子开口问道。

    “没事,你有烟吗?“青年开口问道。

    原来只是要烟啊,反正自己也不缺那点烟,胖子想着拿出一盒烟,烟刚开封,他拿出一根然后想了想又放了回去,把一盒烟都递给了青年。

    青年接过烟淡淡的开口道:“在这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或者有什么需要尽管提我,我叫黎漠。”

    说完又坐回沙发,拿出一根烟开始吞云吐雾起来。

    对于黎漠的话胖子心里却是不信的,一个服务生有事找你有什么用?但却没反驳,因为他今天有件大事要谈,耽误了见那个大人物就不好说了。

    “好无聊啊,好无聊..”黎漠一边抽着烟一边对来往宾客品头论足,还是不是和会所的小姐姐调笑一番。

    “哎呦,艳姐姐又漂亮了,这又大了,最近遇到手法好的‘按摩师’了?”黎漠和一身材高挑的女子调笑道。

    “滚蛋,混小子,嘴这么甜抹了蜜了。”艳姐说着捏脸捏黎漠的脸,然后从包里拿出几张百元钞票。

    “拿着,工资还没开,以你小子大手大脚的性格,钱又花没了吧。”

    看着艳姐手中的钱,黎漠摇了摇头:“艳姐,我...”

    “我什么我,你管我叫姐姐,姐姐给弟弟零花钱不是天经地义嘛。”说完把钱往黎漠手里一塞,转身离开了。

    黎漠看着手里的钱苦笑着摇了摇头,想他黎漠曾几何时这样过?

    不过来到夜蝴蝶后,这些姐姐虽然都是风尘中人,但却都对他十分好,给了他一种家的感觉,就冲这点他也要好好保护这些姐姐,最起码不能让人欺负。

    就在这时几个服务生满脸焦急的急冲冲的来到他的面前。

    “黎哥,K歌区出事了。”

    “那个包厢?”黎漠淡淡的问道。

    “情似水。”服务生开口道。

    “走去看看。”黎漠说着站起身来,想着K歌区走去。

    “黎漠哥,对方好像不太好惹,您悠着点。”一个服务员提醒道。

    “没事,有理说理,有事说事,不讲理的就没我惹不起的。”黎漠微笑着说道。

    看着黎漠的背影,一个新来的服务生不理解的问道:“他看起来岁数比你们都小,为什么你们管他叫哥啊?”

    “这哥不是轮的年龄,是本事,自从黎哥来了会所,那次有人闹事都是他解决的,有他在咱们就安心,走跟上去看热闹。”一名干的时间稍常一些的服务生开口说道。

    K歌区在二楼,很快黎漠和几个服务生便来到了情似水包厢。

    此时包厢门口被看热闹的人围的水泄不通,几名保安站在门口却不敢进去。

    看到黎漠后,几名保安把看热闹的人清了一下,然后恭敬的叫到:“黎哥。”

    黎漠轻轻点了点头,径直向着包间走了进去。

    “那几个人惹不起啊。”一名保安好心的提醒。

    “放心吧。”黎漠拍了拍保安的肩膀。

    包厢中,四名一看就是纨绔子弟的青年穿着清一色的杰尼亚,手表带的都是宝玑,四人穿着打扮可以说是一模一样,但长相却各不相同,唯一相似的是脸上那股高傲得意之色。

    他们身后站着十余名保镖,大厅中一名保安倒在地上昏迷不醒,一个美艳的女子躲在墙角瑟瑟发抖,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破。

    这女人不是会所的结界,但黎漠总觉得好像在那见过只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再一看跪在几个纨绔子弟面前的人,他想起来了,那跪着的不就是给他烟的胖子,而那女子不就是胖子进来时搂着的那个女人吗。

    他走向了胖子,把胖子扶起问道:“是你啊,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这胖子叫陆通,家里是做服装生意的,而那几个纨绔子弟可以说是海城地界真正的大人物。

    他这次来是找既然谈合作的,那呈现那几个纨绔子弟看中了他的女人,要当场办了才肯谈。

    这要是其他的女人陆通也就忍了,但这女人是他未婚妻,他怎么可能同意,于是那几个恼羞成怒情况就这样了。

    黎漠差不多理清了来龙去脉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哥儿几个有点过分了吧。”

    听着他的话,那是个玩跨子弟噗的一声消除了声:“过分?在海城这个地界,我们海城四少有过分的时候吗?”

    听到海城四少的名号,那些看热闹的人心中就是一寒。

    这所谓海城四少分别是海城首富周家的大少爷周海通。

    古董界数一数二人脉甚广的陈家的长孙陈敬阳。

    在海城武术界执牛耳的武学世家王家的独子王崇武。

    海城地下灰色龙头韩延庆的侄子韩羽。

    这四人因为家世的原因自幼交好,也是仗着家里的势力在海城几乎是无法无天,恶名昭彰,在以往他们只要一报号,对方就直接认怂了。

    可是今天却不灵了,黎漠只是面带微笑的看着四人,然后缓缓道:“原来是四少啊,好大的名号,不过做过的事总得给个交代吧。”

    他话音刚落,吱嘎一声包厢卫生间的门打开,从里面出来的竟是艳姐。

    可以看出她刚刚洗过脸,脸上还有清晰的五个巴掌印。

    看到这一幕黎漠瞬间就明白了,夜蝴蝶怎么说都是娱乐会所,虽然是正规的不会提供特殊服务,但陪酒还是有的,艳姐应该就是这包的陪酒女郎。

    而艳姐这个人黎漠也是了解的,这是一个身在风尘却有侠风的女人,估计是看陆通和未婚妻被其辱,劝架然后被打了。

    黎漠微眯双眼,拿出一根烟点燃,然后语气不善道:”行!还打了我们这的人,这事儿算是成了,谁动的手站出来吧。“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77634589990 广告咨询:duhuluwa@163.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Copyright 2015-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uhulu.com
蜀ICP备09009645号-3 公安局备案号36060202000888
手机扫一扫访问-毒葫芦网-版权所有
{to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