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章 邙山上全是坟堆

    天气有些冷。

    瘦巴巴的沈安在艰难的跋涉着。

    他的背上还背着一个同样瘦弱的女娃。

    作为一个事业有成的老大叔,他觉得日子很不错,但是一觉醒来就变了……

    他在半月前穿越到了一个失踪官员的儿子身上……

    北宋嘉佑三年,此刻是正月,可沈安却背着妹妹在迁徙。

    “哥,车车呢?”

    背上的果果睡醒了,然后伸出小拳头揉揉眼睛。

    “车车掉河里去了。”

    上午因为车费耗尽,那个商队就以自己要转向去别处为由,把他们兄妹赶出了车队。

    “哥,家呢?”

    果果趴在他的背上,突然哭了起来。

    “我要爹爹……”

    沈安无语望天。

    好容易哄好了妹妹,沈安看天色不早了,就抓紧时间赶路。

    当前面出现一个小镇时,沈安整个人都差不多要虚脱了。

    小镇就是一条街,夕阳下显得生机勃勃。

    小镇上唯一的一家酒肆里座无虚席,沈安牵着妹妹走了进去。

    一群食客看向他们兄妹,随后又各自用饭。

    酒肉的香味传来,果果舔舔干燥的嘴唇,然后摸摸小肚子,却不肯说饿了。

    得挣钱啊!

    伙计过来了,看了他们兄妹一眼,有些嫌弃的问道:“客官要吃什么?”

    沈安端着脸,就像是在京城的樊楼用餐般的说道:“两个炊饼,还有……水,要烧开的。”

    伙计一脸的嫌弃几乎就不加掩饰,但还是很有职业道德的去准备。

    沈安走到了一个案几边,先去后厨找了温水给果果洗手洗脸,然后才是自己清洗。

    四岁的果果很自然的被哥哥服侍着,两兄妹看着竟然有些和这里格格不入。

    两个炊饼,实际上就是馒头,加上两碗开水,这就是他们的晚餐。

    沈安把炊饼撕开,让果果自己吃。

    边上有不少食客,其中一个胖的说话脸上的肥肉都会打颤的食客说道:“那么小就赶路,也不怕被强人给抢了?”

    这话里带着些不怀好意。

    沈安抬头,冲着胖子微笑道:“郎君高见……咦!”

    他的面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然后又唏嘘摇头,仿佛是看到了什么不忍之事。

    他低下头吃着炊饼,慢条斯理的模样,仿佛是在吃着东京城里最奢侈的大餐。

    胖子心中好奇,就问道:“你这是病了?”

    这人说话恶毒,沈安再看了他一眼,叹道:“我在邙山学医多年,一眼能断人生死。”

    胖子的眼睛眯着,笑呵呵的道:“现在的小郎君也敢骗人了啊!回头前面可有强人拦路。”

    强人是你吧?

    沈安也笑眯眯的道:“你不信?”

    胖子摇头道:“当然不信。”

    酒肆里的食客都在看他们斗嘴,只有果果在专心的吃着自己的炊饼。

    她不担心哥哥会吃亏,因为在前面的一路上,她已经见过了不少倒霉蛋。

    沈安喝了一口开水,然后就把眉头微微皱起,极力在模仿着那些电线杆上的老中医。

    “你的眼睛是不是有些发花?”

    胖子漫不经心的点头。

    “你的头经常感到晕,而且经常忘事……”

    胖子的眼角抽搐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沈安面带慈悲之色,悲天悯人的叹道:“你可是经常感到头疼,觉得胸口发闷,身上没劲?”

    胖子的身体在颤抖,甚至连嘴角都在颤抖。

    他哆嗦着问道:“小郎君,这是什么毛病?”

    边上的食客们都不禁讶然。

    竟然被这个少年说对了?

    沈安再次叹息一声,说道:“你这个毛病……仅次于蔡桓公啊!知道蔡桓公是谁吗?”

    胖子茫然摇头。

    “没文化真可怕!”

    沈安普及了一下扁鹊见蔡桓公的故事,然后低头给果果擦去脸上的饼屑。

    胖子见他低头吃东西,就仔细回想着自己身体的各种症状,然后不停的在颤抖。

    案几被他抖的在摇晃,碗碟也在叮当作响。

    “慢慢吃。”

    沈安摸摸妹妹的头顶,笑的很慈祥。

    他贸然来到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就是果果,没有果果,他的心都是冰冷的。

    “小郎君救我!”

    胖子竟然瘫坐在了地上,惶然不安到了极点。

    沈安心中叹息着:高血压高血脂的日子不好受啊!

    “我不收钱。”

    沈安喝了一口开水,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被佛光笼罩着。

    胖子哆嗦着道:“要的,肯定要的。”

    他回身对掌柜说道:“给我十贯钱,回头还你。”

    大抵这货在本地算是个富豪,所以掌柜毫不犹豫的就搬了十贯钱出来。

    太特么的重了,我背不动啊!

    沈安看着那一大包钱,再看看周围有几双不怀好意的眼睛,就正色道:“本是不想要的,可我见你虔诚,罢了,折半。”

    十贯钱差不多四十斤,五贯钱二十斤,沈安觉得自己坚持一下还是能带走的。

    高人啊!

    酒肆里那几双不怀好意的目光暂时消散了。

    胖子感激的无以言表,就叫掌柜赶紧给沈安兄妹上酒菜。

    “不了,最近我兄妹在修心,菜蔬有的话就上些。”

    沈安一脸的肃然,果果看了也跟着板起小脸。

    开什么玩笑,前面半个月他们兄妹跟着那个车队都是吃素,突然来一顿大荤大油的饭菜,今晚上怕是就得在茅厕里过夜了。

    顿时周围的人都肃然起敬。

    “可有纸笔?”

    沈安笑眯眯的就像是佛祖坐下的童子,很是和气。

    果果习以为常的有菜蔬就吃,然后倚在哥哥的身边看他写字。

    沈安的一手毛笔字写的极好,龙飞凤舞。

    他一气呵成的写完了,然后递给胖子,说道:“照着做,肥腻的东西别吃了,多吃菜蔬,该注意的上面都有,不听的话,至少要少活二三十年。”

    胖子接过一看,然后一脸懵逼。

    “不识字?”

    沈安心中暗喜,“这天色晚了,再不去就怕找不到客店,到时候我兄妹可得露宿了。”

    胖子下意识的道:“他家就是开客店的,此事交给我了。”

    沈安皱眉道:“那多不好意思啊!”

    随后他给胖子解说了几次那些忌讳的事,酒肆里的食客都在暗自记着。

    “小郎君在邙山哪里学的医术?”

    胖子看似不经意的问道。

    沈安的肚子在抗议了,他随口说道:“翠云峰往北,沿着山脉走二十里就是了。”

    吃完饭,胖子毕恭毕敬的把沈安兄妹送去了客店,然后回身就喊道:“备马!”

    闻讯赶来的仆役问道:“郎君去哪?”

    胖子得意的道:“那小郎君的师傅定然是能活死人生白骨的高人,宫中的官家一直想求个儿子,我去求了高人下山,到时候荣华富贵……哈哈哈哈!”

    客店里的沈安在给果果洗脚,笑眯眯的道:“青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邙山上可全是坟堆。”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77634589990 广告咨询:duhuluwa@163.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Copyright 2015-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uhulu.com
蜀ICP备09009645号-3 公安局备案号36060202000888
手机扫一扫访问-毒葫芦网-版权所有
{to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