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5、本座没有偷

        丹心殿内灯火通明。

        师昧先行离去了,墨燃则一头雾水地跟着薛蒙进了殿,看到殿内景象,顿时了然于胸。

        原来是容九那二倚子。

        自己临走前偷了他些银两,他倒有胆子,居然找上了死生之巅。

        容九依偎在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怀里,哭得凄凄惨惨梨花带雨,墨燃和薛蒙进殿的时候,他的哭声更是拔高了三个调,看样子要不是那男的搂着他,他只怕就要当庭口吐白沫昏过去。

        殿台上,珠帘后,一个娇弱的女人坐在那里,显得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墨燃没正眼去看那对狗男男,先和殿上的女人行了礼:“伯母,我回来了。”

        那女人正是死生之巅的尊主,王夫人。

        与那些巾帼不让须眉的女豪杰不同,她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妇道人家,丈夫不在,别人上门兹事,她也不知该如何处理,娇怯道:“阿燃,你可算是来了。”

        墨燃充作瞧不见殿上那两位告状的,笑道:“这么迟了,伯母还不睡,有事找我?”

        “嗯。你看看,这位容公子说你……你拿了他的银两?”

        她脸皮薄,不好意思说墨燃嫖了人家,只得避重就轻。

        墨燃弯起眼眸:“什么呀,我又不缺银两,拿他们的做什么?更何况这两位瞧着面生,我认识你们吗?”

        那人高马大的公子冷笑:“鄙人姓常,于家中排行老大,生意人家不拘小节,叫我常大就好。”

        墨燃微微一笑,偏要把常大倒过来念:“原来是大常公子,久仰久仰,失敬失敬。那这另一位是…”

        大常公子道:“呵呵,墨公子真会装疯卖傻,你我确是初见,但你这个月,三十日内倒有十五日是睡在九儿房里的,你是瞎了?怎的会不认识他?”

        墨燃脸不红心不跳,笑吟吟地看了容九一眼:“怎么,讹我呢,我是个正经人,可没睡过什么三儿九儿的。”

        容九气恼地涨红了脸,偏还窝在姓常的怀里梨花带雨:“墨、墨公子,我知道自己身份卑微,上不得台面,若不是你欺我太甚,我、我也不会找上门来,但你竟这样翻脸就不认人,我……我……”

        墨燃委屈道:“我是真的不认识你,我连你是男是女,都看不出来,咱俩怎么可能见过?”

        “你昨晚还照顾我生意,怎地能薄凉成这样?常公子,常公子,你要替我作主啊。”说着就往姓常的怀里扎的更深,简直哭成了泪人。

        薛蒙在旁边听得脸色铁青,眉心抽搐,看来如果不是身为少主的涵养在约束着他,他早就把这对腻歪的狗男男乱棍打下山去了。

        大常公子摸着容九的头,柔声安慰了几句,抬头凛然道:“王夫人,死生之巅是堂堂正正的大门派,可这位墨公子,却是卑鄙下流!九儿辛苦赚钱,只为早日给自己赎身,他倒好,不但虐待九儿,还抢了他的血汗之财,如果今日贵派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待,我常家虽不修仙,但世代经商,财可通天,也定会让你们在巴蜀没得痛快!”

        王夫人慌道:“啊……常公子不要动怒,我、我……”

        墨燃心中冷笑,盐商常氏富得流油,这大常公子却连给容九赎身都做不到,还要他家九儿自己赚,要说这里面没猫腻,谁信呐。

        但嘴上仍笑眯眯地道:“啊,原来大常兄是竟是益州的富商之子,果然好大气派。见识了,佩服、佩服。”

        大常公子面露傲色:“哼,算你还知道些天高地厚,既然如此,你就赶紧识相些,省着给自己找不痛快。拿了九儿的东西,还不速速还来?”

        墨燃笑道:“真奇怪,你家九儿每天接那么多客,丢了宝贝怎么不赖别人,独独赖到我头上?”

        “你!”大常公子咬了咬牙,冷笑道,“好好好,我就知道你会狡辩!王夫人,你也看到了,墨公子浑不讲理,死不认账,我不与他说了。你是当家的,这件事由你来做个决断!”

        王夫人是个不谙世事的妇人,此时紧张得都语无伦次了:“我……阿燃……蒙儿……”

        薛蒙站在旁边,见母亲为难,挺身而出道:“常公子,死生之巅纪律严明,若你说的属实,若是墨燃真的触犯贪戒、淫‖戒,我们自会严惩不怠。但你口说无凭,你说墨燃偷窃,可有证据?”

        大常公子冷笑道:“我就知道贵派必有这么一出,因此快马加鞭,特意赶在墨燃回来之前,来到王夫人跟前对峙。”

        他清了清喉咙,说道:“你们听好了,九儿丢了珍珠两斛,元宝十枚,梅花金手钏一对,翡翠发扣一双,另外还有一块玉蝶挂坠,只要查查墨燃身上可有这些东西,就知道我是不是冤枉了他。”

        墨燃不干了:“你凭什么搜我身?”

        “哼,我看你是做贼心虚吧。”大常公子高傲地抬了抬下巴,“王夫人,偷盗和□□二罪,在死生之巅,该如何惩罚”

        王夫人低声道:“这……门派之事,一直都是拙夫做主,我实在是……不知道……”

        “非也,非也,我看王夫人不是不知道,而是存了心,要袒护令侄。呵呵,想不到这死生之巅,竟是如此污浊肮脏的地盘――”

        “行了行了。我伯母都说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做主,你欺负起一个妇人来,还没完了?”墨燃总算听的有些不耐烦了,打断他的话,素来嬉皮笑脸的笑模样收去了几分,偏过脸盯着那对狗男男。

        “好,我就给你搜身,但要是搜不到,你满口污言秽语诬蔑我派,又该怎么样?”

        “那我就立刻向墨公子道歉。”

        “行。”墨燃挺痛快的答应了,“不过有一点,要是你错了,为表歉意,你可得跪着爬下死生之巅。”

        大常公子见墨燃一副信心满满的模样,不禁心中起疑。

        他从小羡慕修仙之人,奈何自己天赋太差,不得要领。

        前些日子,他听闻老相好容九居然得了墨燃的宠爱,两人就商定,只要容九找机会把墨燃的修为夺了,大常公子就给容九赎身,不但赎身,还要把容九接进家门,保他一生富贵无忧。

        大常公子求仙,容九求财,两人狼狈为奸,一拍即合。

        上辈子墨燃就中了他们的奸计,虽然后来摆平了,但也着实吃了不少苦头。但这辈子,两人偷鸡不成蚀把米,这墨燃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转了性子,前几天还醉生梦死躺在温柔乡里,九儿长,九儿短的。今儿早上却把容九狠操两遍之后,居然卷了容九的家当细软跑路了。

        大常公子那叫一个气啊,当下拉着容九来死生之巅告状。

        这位盐商公子的买卖算盘打得噼啪响,他盘算着,一旦把墨燃抓个现行,就逼着王夫人散掉墨燃的修为。为此他特地贴身带了一块吸收修为的玉佩,准备捡些便宜回去,融入自己的气海。

        但是看墨燃这样子,大常公子临了头,又有些犹豫起来。

        墨燃忒滑头,没准早就销了赃,等着涮自己呢。

        不过转念一想,事情都已经到这份上了,此时放弃未免可惜,没准是这小子虚张声势……

        这边脑中还在费劲地转着,那边墨燃已经开始脱衣服。

        他痛痛快快地把外袍除了,随意一丢,而后笑嘻嘻地作了个请的手势:“不客气,慢慢搜。”

        一番折腾下来之后,除了些碎银,什么都没有摸到,大常公子的脸色变了。

        “怎么可能!!一定是你使诈!”

        墨燃眯起黑中透着些紫的眸子,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外袍你都摸了十遍了,我浑身上下你也摸了七八遍,就差脱光给你看,你还不死心?”

        “墨燃,你――”

        墨燃恍然大悟:“啊,明白了,大常公子,你该不会是垂涎我的美色,特意演了这出戏,跑来揩我油,占我便宜吧?”

        大常公子都快气晕了,指着墨燃的鼻子,半天说不出一个字儿来,脸都憋得通红。一旁的薛蒙早就忍到头了,他虽看不惯墨燃,但墨燃再怎么说也是死生之巅的人,容不得外人羞辱。

        薛蒙毫不客气地上前,抬手折了大常公子的指头,恼怒道:“陪你胡闹半宿,原来是个没事找事的!”

        大常公子痛的啊啊大叫,抱着自己的指头:“你、你们好啊!你们是一伙的!难怪那些东西在墨燃身上搜不到,一定是你替他藏起来了!你也把衣服脱了,我搜搜你!”

        居然有人敢勒令他宽衣?!薛蒙顿时恼羞成怒:“不要脸!就你那狗爪子,也配沾上本公子的衣角?还不快滚!”

        少主都发话了,丹心殿内忍耐多时的侍从们立刻一拥而上,把这两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凡人轰下了山去。

        大常公子的怒喝远远传来:“墨燃,你给我等着!我必定跟你没完!”

        墨燃站在丹心殿外面,看着遥遥夜色,眯着弯弯笑眼,叹息道:“我好怕呀。”

        薛蒙冷冷看了他一眼:“你怕什么?”

        墨燃真心实意地忧愁道:“他家卖盐的,我怕没盐吃呀。”

        “…………”

        薛蒙无语片刻,又问:“你真没嫖?”

        “真没。”

        “真没偷?”

        “真没。”

        薛蒙冷哼一声:“我不信你。”

        墨燃举起手,笑道:“要是撒谎,就让我天打五雷轰。”

        薛蒙忽然抬起手来,紧紧扼住墨燃的胳膊,墨燃瞪他:“你干嘛?”薛蒙哼了一声,迅速念了一串咒诀,只听得叮叮咚咚的碎响,几枚不起眼的黄豆大小的珠子从墨燃袖口中滑出,跌落在地。

        薛蒙掌上灌满灵力,朝着那些珠子一挥。珠子发出闪闪光亮,越变越大,最后成了一堆珠宝首饰,梅花臂钏,翡翠耳环,金光灿灿堆了一地。

        墨燃:“…………都是同门,何必为难。”

        薛蒙脸色阴沉:“墨微雨,你好不要脸。”

        “哈哈。”

        薛蒙怒道:“谁和你笑!”

        墨燃叹息道:“那我也哭不出来呀。”

        薛蒙黑着脸,说:“死生之巅的暗度陈仓术,你就是这么用的?”

        “嗯,活学活用嘛。”

        薛蒙又怒:“那卖盐的狗东西叫人讨厌,因此方才在他面前,我不愿好好审你。但那狗东西有句话说得对,你若犯了偷窃、淫・乱之戒,搁哪个门派都够你喝一壶的!”

        墨燃浑然不怕,笑道:“你要怎么样?等伯父回来,跟他告状么?”

        他才不怕呢,伯父宠他宠的要死,顶多嘴上说两句,哪里舍得打他。

        薛蒙转过身来,掠开被夜风吹到眼前的碎发,一双眼睛在黑夜里熠熠闪着高傲的光泽。

        “爹爹?不,爹爹去了昆仑,怕是一两个月才会回来。”

        墨燃笑容一僵,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他猛然想到一个人。

        但是――

        如果他在,今晚在丹心殿接待常公子的就应该是他,而不是一问三不知的王夫人啊。

        那个人……应该不在吧……

        薛蒙看出了他眼里的闪烁,那种轻蔑的傲气更加明显。

        “爹爹是疼你,但,这死生之巅,不还有个不疼你的人吗?”

        墨燃慢慢往后退了几步,强笑道:“贤弟,你看都这么晚了,咱们就不要打扰他老人家清静吧,我知道错了,下次不嫖不偷了,这还不成么?快回房歇息吧,嘿嘿,瞧把你给累的。”

        说完拔腿就溜。

        开玩笑!薛蒙这小子也忒狠毒了!

        自己如今可不是踏仙君,不是人界之主,怎么能被送到那个人手里?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偷了东西,还嫖了小倌,估计能硬生生打断他的两条腿!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77634589990 广告咨询:duhuluwa@163.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
Copyright 2015-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uhulu.com
蜀ICP备09009645号-3 公安局备案号36060202000888
手机扫一扫访问-毒葫芦网-版权所有
{total}